【翻译】Show, Don't Tell Chapter9-11

类型:翻译

分级:全员

配对:肖根无差

原作者:FujinoLover原文地址

电梯间:1-8

 

Fujino短篇合集,每一章为一个独立的小故事。

For眉毛。


Chapter 9

故事发生在306Mors Praematura结尾家暴后

揍Root一拳是个烂主意。看着黑客躺在地上一动不动,Shaw得意的笑容渐渐转为紧皱的眉头。她用脚推了推对方的小腿。

“该走了,睡美人。”

Root一动不动。Shaw蹲下身,撩开遮住Root脸颊的头发,却发现黑客的眼睛紧闭。她失去知觉了。特工在内心不住地咒骂,她可没有时间等她醒来。真糟糕她不能直接把Root丢在这里。将黑客转过来,Shaw拉起她的胳膊,穿过腋窝,把她的上半身支离地面,接着开始拖着她后退—可真像黑客当时绑架她用的姿势。她踩过Vigilance特工的手时,他们高声惨叫。踢掉他们的枪,Shaw顺便附赠了他们额外的几脚。

她在梯子前短暂停留了一会儿。她不可能拖着Root穿过它。翻了翻眼睛,她弯下身,然后将Root癞皮狗一样的身体扛到了自己的肩上。所有在身高上的缺失,她都在力气上找了回来。哪怕Root是真他妈重,Shaw也只是耸了耸肩直到身上的额外重量坐稳了,才开始攀爬。

乱成鸡窝的头发与一处可疑的瘀青是Root为她不省人事付出的代价。说实话,那不过是很轻的一拳罢了。在Shaw经历了十小时的被蒙面,捆绑,时不时地被电击,Root活该得到一记拳头与带过的微风。Shaw确保她没有打断她的下巴或是其他什么地方。这很让人失望,真的。她们真应该好好利用、感受Shaw的体力。

到达楼梯顶部时,Shaw将Root从她身上翻下,放在地上,然后自己再爬出来。此刻在忙碌的大马路上招呼一辆出租车不太现实,更别说她胳膊上还挂着个昏迷的女人。她的目光与十字路口另一侧的Reese交汇。他在迅速地往号码腿上绑止血带,准备扶着他坐上一辆停在路边的车中。

Reese指了指他的车。“要搭把手么?”

“不用,我自己来,”Shaw回复道。

她本打算一路拖着Root穿过马路,到达汽车的停泊点,奈何她们有点赶时间。CIA特工正在捡回他们资产的路上,他们在努力打败警方与救护车的行车路线。车祸和那些Vigilance蠢货的开火已经引起了不必要的注意。警笛在一定范围外鸣响着,但它越来越近。她们最多还有一分钟。

认命般地叹了口气,Shaw屈膝蹲下,用背部扶住Root,最后完成了一个猪八戒背媳妇姿势。黑客的手臂松松地悬挂在她的肩膀上,腿被Shaw固定在她的腰侧。她能感觉到背上Root的身体挤压带来的温度,柔软的头发和温热的呼吸喷在她的脖颈处,微微发痒。Root依附在她的背上,她快步走向车子时,Reese在街对面窃笑,Shaw假装她什么都没听到。她们只有几步之遥时,悬挂的手臂突然收紧,环绕过她的脖子。

“这可真不错,”Root轻声低喃。

Shaw紧张起来,但她没有停下。她们只剩30秒,但还有相当的一段距离。紧贴上她皮肤的唇指引她的心一路倒退着回到前一夜。她感觉到Root在笑,然后在她丢下她同时猛击一肘的时候叫出了声。她们此刻已到达了车边。

Shaw为Root打开了后车门。“进去。”一只手已经握上了她的枪。如果黑客准备逃跑的话她完全不介意再给她一枪。

Root呢,则以不同的角度看待这个举动。“你可真有绅士风度,Sameen。”看着Shaw猛翻白眼,她的笑容更大了。“谢谢你。”

Root爬进去后,Shaw摔上了车门。Reese立刻赶上了她们。他知道自己应该坐在哪里,一言不发乖乖地坐上了副驾驶的位置。Shaw开出离事发地点好一段距离后,他完全无视当事人还在场,问她觉得应该怎样处置Root。

“让Harold想该怎么办,”Shaw说道。她今天已经做够了起重机。

“没了蒙面和捆绑,就不会那么有趣了。”Root笑着说。

Shaw漫不经心地略过Reese困惑的表情,就像她透过后视镜凝视Root时,好似不曾留意黑客对着她眨了眨眼睛。

Chapter 10

情人节前的那一周Root躲藏在郊区的某一处。随着所谓的庆祝狂潮达到极点,酒店不再是个安全地带。她厌烦人类对于情人节的热衷。这不过是愚蠢透顶而又矫揉造作的行为,顺便还提醒着她,她曾经也在Hanna的抽屉里留下过一张匿名贺卡(最后对方以“傻乎乎的小东西”为结语)。她决定乖乖呆在旅馆,直到狂欢结束。但她有些想念Shaw。情人节后一晚,当安全到可以撤离时,她首先去找了她。打开Shaw公寓大门,她僵在原地。堆积成山的粉色与红色爱心形状的盒子丢弃在地板上,厨房的洗手台上,或是床上。

双眸睁大,Root向后退了一步,看了眼走廊,确保她没有走错楼层。她没有。她甚至摸到了大门旁边墙上的细碎条形孔—某一次Shaw教她掷飞刀的证据—作为额外的确认。这里确实是Shaw的公寓,而这里也确实充盈着不计其数的巧克力和甜点盒。

Shaw喜好甜食。看起来她一定是趁着今天无处不在的折扣扫荡了市场,满足她的果腹欲,囤积了接下来一年的食物。以她的聪明才智做出如此选择也正常,不过上来就糊了Root一脸如此多的彩色盒子,这对黑客来说依然是噩梦成真。所谓的粉与Shaw从不相配,眼前的红也不是血的形状。她谨慎地往里挪了一小步,双眼迅速地扫过整片雷区。

“Sameen?”

如果她发现Shaw置身于其中,躺在一张铺满玫瑰花瓣的床上,片布未穿,礼物带在脖颈处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那Root确定自己是被人下药了,她会毫不犹豫地直接上电击器打醒她自己。Shaw的确坐在靠近窗户的地板上,穿着黑色紧身背心和短裤。捕捉到Shaw身边散落的是狙击步枪的组件时,Root长吁了一口气。而她另一侧摆着一盒打开的巧克力,显得很是格格不入。

“Hey,女朋友。”Root扑倒在Shaw的身边,手指抚过步枪消声器光滑的表面。“这么乱七八糟的,我还以为弄丢了你呢。”

Shaw皱了皱眉。Root没有多做解释,她便耸了耸肩,如往常一般懒得理对方。有时候什么都不知道反而最好。片刻后,她没有抬眼地随手抓了一颗巧克力,丢进嘴中,继续摆弄着手中的枪。Root复制了她的动作,然而指尖还没触碰到甜品就被狠狠拍走。

这就有点伤人了。被拒绝的难堪远比她所表现出来的要多得多。她以为她们早已解锁分享食物那道关卡,如今只要她高兴她可以随时亲吻Shaw,取用Shaw的枪也无须提前预约,性爱之后还常常分享一张床,这段关系中的每一步都是Shaw可以承担的。然而眼前的食物似乎证明着她的设想大错特错。她高高地撅起下唇,但Shaw甚至没有施舍给她匆匆一瞥。

取而代之,Shaw站起身,光着脚走到厨房。Root抱臂而坐,思考着或许她应该先行离开,然而一个盒子突然出现在她的膝盖上。一个黑色正方形的盒子,冰冰凉,上一秒应该还呆在Shaw那个装满了珍贵枪支,炸药,子弹的冰箱中。一个与众不同的盒子。

Root的手指犹豫地摆弄着盒盖。Shaw未曾开口,仅仅是用那双带着期待的黑色眼眸望着她。掀开盖子的时候,Root感觉到心脏在胸腔里颤振。盒子里摆放着一个个比她拇指还要小些的苹果造型巧克力,每一个小苹果上面还有着巧克力制成的小巧叶柄。Root从来没有在任何的商店里见过这样的产品。

Root抬头看向Shaw,发现她的笑容太过得意洋洋。那一瞬间她忘记了原想说的任何一句调侃戏弄。她埋下脑袋,试图掩盖脸颊上突然升高的热度。取出一枚放入嘴中时,Shaw认真地观察着她的表情。发觉中间包含着真正的苹果肉时她欣喜万分,轻咬脆脆的果肉,沉浸于苹果的甘甜汁水与黑巧克力的淡淡苦涩。这是巧克力涂层苹果的微缩版本。也难怪它闻上去还带着果香。

她想递给Shaw一个,但在最后一秒想到了一个更好的分享方式。在狙击枪的组件之中找到空挡,双手撑地,她向前倾送出一枚吻。以温暖的唇触摸,用好奇的舌轻舔,Shaw迎上前,喉咙深处发出满意的低吟。在喧嚣已结束,而Shaw的唇尝起来似黑巧,闻上去如青苹时,Root开始有些喜欢情人节了。


Chapter 11

她们停下工作,消遣了一个晚上,就好像普通人在一天疲劳不堪的工作后去酒吧喝了一杯—除了她们并不是单纯的同事关系,考虑到她们刚刚阻止了一起原本可以把纽约炸上天的恐怖袭击,这杯酒当之无愧。Harold和John没有被邀请,因为Shaw坚持这是‘女孩之夜’。而现在这感觉更像是和Root的两人约会,她们肩并肩坐在一个近乎空无一人的酒吧中,不过这与迈阿密那次不同。

过去曾经有一次类似的女孩之夜,在成功解救号码后和Zoe,Joss一起。可惜的是Zoe这次有其他的事情要处理,婉拒了邀请,而Joss,well,不在了。Shaw又喝掉了一杯。酒精从未停止灼烧她的喉咙,就像Joss离开后他们队伍一直存在不曾补全的空缺。Shaw每每消灭一杯,Root就小口啜饮一点。然而那一夜的最后,她喝醉了,Shaw却只是有点头晕。

“你为什么害怕谈论你的感情呢?”

Root不巧是个惹人厌烦的醉鬼。Shaw把她从电梯里拖出来,拉拽着走到公寓前的门厅,同时不得不咬紧牙关,控制自己不要制造出不必要的噪音,毕竟这是凌晨,而她的邻居都还在酣睡。她们费劲全力—基本上都是Shaw的力挪到家门口。Root的胳膊环绕着特工的肩膀,她的呼吸散发着伏特加的气味,而她—

“你刚刚是舔了我的脸么?”

恼羞成怒,Shaw一肘击开Root。动作没有很使劲,但足够把她踉跄着推向狭小走廊的另一侧。Shaw看着Root睁开了迷离的双眼,她准备好对方直接哭出声了。但Root却傻笑起来。所以她应该是个惹人厌烦,但幸福快乐的醉鬼。Shaw尽量无视听到Root制造出来的愚蠢噪音后心跳过速的心脏,专注于眼前上锁的门。锁芯咔哒一声,Shaw用力拉开了门,大步迈进。没有听到Root跟上的声音,她半途停下来回头查看。Root依然靠在与门相对的墙上,凝视着她,笑着。

Root点了点自己再指了指Shaw,唇无声而又缓慢地诉说“我爱你”。

Shaw眯缝起了眼睛。她的手依然握在门把手上,她有过一瞬间的冲动想要把门甩在Root的脸上。她是个惹人厌烦,幸福快乐的白痴醉鬼。几秒之后,她脸上的笑容消失了。Shaw原本以为是因为面对她的示爱时自己的毫无反应。特工已经准备好转身离开这个愚蠢的交谈,Root突然脸色发白。Shaw太了解这之后会发生什么了,她向前抓住黑客。被突然抱起来,冲向卫生间的过程中,Root没有一丝一毫地挣扎。抱着马桶,她开始持续清空自己胃,Shaw一只手帮忙撩住她的头发,另一只手嫌弃地捻住自己的鼻子。

小黑客刷完牙(她花了大部分的时间得意于她在Shaw的地盘上有专属牙刷,她的是蓝色的,而Shaw有一支红色的),洗完脸(她还有专属毛巾哦),被摁着灌下好几杯清水同时被扒光了衣服后,Root安稳地窝进了Shaw的床上。脑袋刚碰到枕头,她就失去了意识,不过即使是处在醉酒状态,她依然保持着大字伸展,霸占了一整张床。腹部盖上了毯子,四脚八叉,头发凌乱,轻声呼噜。

这就是Shaw走进卧室时看到的,她好不容易清理完Root作为一个还醒着的醉鬼时扔下的烂摊子,顺便快速地洗漱了一下。她叹了口气,摇了摇脑袋。拿过Root没有用的枕头,丢在地板上。跟着落地的枕头一起躺平,她实在是累到不想再因床上的睡觉空间和Root干一架—地板怎么说也是不错的。

Shaw没有立刻睡去,她坐在床的一侧。Root迅速地入眠,此刻便成了她凝望着她。指尖轻柔地将Root脸颊上的头发拨开,她的胃里萦绕着小情绪,乱糟糟,热烘烘。她低下头在黑客的眉间落下一个吻时,热气愈演愈烈,挤满了她的胸腔。

或许Root只是一个可爱的醉鬼。又或许,Shaw也爱她,只爱一点点。

Fin.

20 May 2016
 
评论(17)
 
热度(380)
© 子非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