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presque vu

类型:翻译

分级:全员

配对:肖根无差

原作者:Netgirl_y2k原文地址

授权如下:


感谢秋大扫文、要授权。

Summary:清除执行人短期记忆...


时间:00:01

执行人重置...

清除执行人短期记忆...

重置完成


“你会相信--”耳边女人的声音陌生又轻快,却难掩佯装之下的疲惫不堪,“-- 这不过是场玩过了火候的情趣游戏?” 

Shaw睁开了双眼。拉链扣紧紧束缚,她被捆在一张好像是廉价酒店的床上;头顶的天花板有一片水渍。手腕被系在床头板上,她不得不伸长脖子才能越过自己的胳膊看清周围。 

女子窝在和床与门距离相当的椅子上;一头棕色的长发,她的鼻子下方有着尚未擦去、已经干透的血渍,昭示着最近有人毫不怜惜地对着她的脸就是一拳;她松松地握着她的枪,比起Shaw,枪口瞄准的更多是地板。 

Shaw缓缓地眨了眨眼睛。她的指关节青肿瘀紫,就好像她刚刚狠狠地锤过谁。她不记得自己与谁打斗过;她似乎什么都记不得。她知道自己的名字是Sameen Shaw;她了解如何将子弹送入人体,偶尔也懂得怎么能在取出子弹的同时不杀死病患;她还明白,与眼前这位天真无邪,放浪不羁,极易撞伤的女子来一场性爱游戏并非绝无可能。 

“抱歉,”Shaw一边说一边伸展脊椎和肩膀,试图挣脱拉链扣,“我不好你这口。” 

女子的嘴角荡起了一个大大的弧度,形成了一个近乎于疯狂的笑容。“Oh,sweetie,你真应该深入了解我下。” 

“如果这又是Samaritan的某个测试—”

女子直挺挺地坐起来,好似犬类听到熟悉的指令般直点头。“你记得Samaritan? ” 

Shaw轻蔑地哼了一声,她当然记得Samaritan。

Samaritan对她下令,给她任务...附赠莫名其妙的医疗程序,还有一堆生理与心理测试大礼包。 

在有关Samaritan的记忆之前,她的脑海中只有模模糊糊的静态空白和白噪音的沙沙声,如果 Shaw是个可以感受到恐惧的普通人,她大概早就惊慌不已。但她不能,或是恐惧,或是别的那些情感,都无从感知。这大概就是Samaritan为什么要选择她成为执行人?

“你还记得我们昨天说了些什么吗,Sameen?”

Shaw不曾有过任何的昨天。“听着,女士,我从来没有见过你。”

女人轻靠回椅内,莞尔一笑。“你要知道,你可真幸运,毕竟在讲述我们如何相遇这件事上,我永远不会感到厌烦。你我的初见可是浪漫无边的。” 

Shaw毫不掩饰内心的不屑,任由自己的头重重栽回到枕头上。

“Now,now,”女子温柔地谴责道,“别翻眼睛。这可是个精彩的故事,某个人在见到我之后的五分钟内差点被上演熨斗酷刑。” 

*

时间:00:01

执行人重置...

清除执行人短期记忆...

重置完成


Shaw醒来时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于床上。

女人伫立于床尾,臀部偏向一侧,带着一抹特殊情况需特殊分析、不同环境有不同暗示的笑容;她的手指在持续不断地开开合合一把电击枪。 

“过火的性游戏?”她挑了挑眉毛建议道。

Shaw警惕地盯着电击枪。“完全不感兴趣。”

*

时间:00:01

执行人重置...

清除执行人短期记忆...

重置完成


Shaw已经醒过来,但没有睁开她的双眼。她被拉链扣紧紧绑在一张床上;她的胳膊被系在头顶,疼痛的肌肉提醒着她,她保持这个姿势应该已经有段时间了。 

这是一个测试。Shaw的大脑拒绝提供Samaritan早前测试的细节,但无论如何她就是知道在她身上曾经发生过的那些实验,而且她从未享受过其中的任何一个。 

Well,或许她不得不参与Samaritan那些愚蠢的测试,但她从不认真对待它们。

“让我来猜猜,”她说着,未曾睁开双眸,“过火的情趣游戏?”

对于现在的Shaw来说,肌肉记忆远远比她大脑内存更值得信赖,她身体自然而然的拉紧提醒着她,这一定是因为刚刚拒绝与Samaritan合作而造成的让人讨厌的刺激物。 

Shaw或许不清楚自己在期待得到什么样的回复,但绝不会是沙哑的,女性的轻笑 。

她睁开双眼发现一个女子坐在床的一侧,明眸善睐,率真地望着她。 

“Oh,sweetie,你不知道我等你这句话等了多久了。”

*

时间:00:01

执行人重置...

清除执行人短期记忆...

重置完成


Shaw睁开双眼发现一个女人朝她俯下身,正在把她捆在床上;女人的长发垂在她的面颊上。 

“该死的!”女人低声咒骂道。“现在几点--?”话未完Shaw已经用空余的手抓住了她愚蠢而又柔软的卷发,一把将她的头撞向墙面。 

Shaw以膝盖为着力点向前翻滚,猛地扭动手臂;随着横条状的床头板一声爆裂,她的另一只手也重获自由。她翻身下床,冲向门口。 

“Shaw,等等...”那个女人艰难地抱住她的脚,发际线处渗出一丝丝血。

她抓住Shaw衣服的背面;Shaw反身擒住她,双手紧紧扣住她的喉咙,特工的拇指在寻找女人的颈动脉和静脉。 

这个女人很高,而且还穿了高跟鞋;身高和鞋子都是她的有力筹码,但她放弃了它们。她的双眸睁大,声音嘶哑,“Sameen...” 

保持力度掐住用不了多久身下的女人就会失去知觉;然而Shaw却松开了她的喉咙 ,双手攥住她的衣服拉近她,同时使她失去平衡,然后猛推她的后背,女人蹒跚着往前扑去,最后跌倒在床上。 

这是场短暂而又压抑的打斗;没有人惊声尖叫,但Shaw不知为何却产生曾有人厉声高叫的错觉。 

她快要到达门口的时候听到一声轻柔的“抱歉,sweetie”,紧接着电击枪打中她的肩胛骨。 

*

时间:00:01

执行人重置...

清除执行人短期记忆...

重置完成


Shaw醒来时,有一股力正把她脸朝下摁进床垫里。一个女人双腿分开跨坐在她的臀部;她有一双柔软湿润,棕褐色的狗狗眼,拇指正在抚摸苍白脖颈处凹陷的瘀青。 

如果说这个女人把Shaw的手腕系在了一块折损的床头板上,手中还毫无必要地举着把小刀算不上煞风景的话;那么另一只手中距离她锁骨只有一英寸的电击枪绝对太扫兴了。 

“虽然我现在真的很想陪你开情趣玩笑,”女人言之凿凿,“但我们真的没有时间。” 

她向下俯身,直到胸部几乎贴上Shaw的脸颊,轻挥手中的小刀,切断捆绑住Shaw的拉链扣。她坐起了身,把弄着电击枪,开开合合,来来回回。次数多到Shaw重新考虑要不要把这个女人从自己身上掀翻,好让电击枪喘一口气。 

“现在,我真的,真的不想伤害你,Sam。但Samaritan知道我们的藏身之处了,所以我们得立刻离开。” 

*

搜寻...

执行人定位不明...


耳边有两股声音在争论不休。女性的声线属于她那个拿着电击枪和拉链扣的朋友。她没有认出那道男性的声线,但这个声音的主人莫名地让她想翻白眼,同时又想致以相等分量的敬意。 

“你想帮助Ms.Shaw,这件事上我予你支持和赞同,”男士说道,“但把她带到这里是明智的举动吗?” 

“我没有其他选择,Harold。他们装进她脑袋里的那个愚蠢的神经植入...他们用它来擦除她的记忆。每次我就快要让她想起我时,他们就清空她的记忆。每个零点时分他们让她的昨天重又归零。你用来捆绑残废机器的手段,Samaritan用在了Shaw身上。” 

“这种极具反讽效果的事情不是第一次在我身上应验了,Ms. Groves。”

“那个植入中还包括一个GPS定位,每一次我只能骗过它几天,所以我们不停地在移动。然而阴影地图里可没有那么多‘不问问题保持缄默’的旅馆。我知道你把安全屋改装成了一个巨型的法拉第笼,Harry,所以Shaw只要呆在这里,Samaritan就无法再利用植入伤害她了。 

“然后如果Ms. Shaw一旦回到他们之中,Greer立刻就会知道我们现在的坐标。而谁又知道Samaritan的程序埋得有多深;更何况你刚刚也说了,她的记忆从她被捕开始就被损坏,最好的情况是零零碎碎,坏到极点则是一片空白。” 

“你现在听起来又像John了。”

“或许Mr. Reese是应该在场。毕竟CIA有着数不胜数带有洗脑概念的黑历史。”

争论声渐渐远离了她的房门,直到再也无法窃听他们的对话,Shaw将她的注意力放回到了她目前所在的环境中。她身下的这张床柔软又舒适,优质的棉纤维织成豪华的床单,对面的墙上挂着一幅甚是好看又过于抽象的画作;她的手腕被一般用于有暴力倾向的精神病人的棉质束缚带捆住。 

如果这是个研究所的话,Shaw打了个分,这家一定走的是高端奢华有内涵路线 。 

听到脚步声重又靠近她的房门,她考虑要不要闭上眼睛,佯装未醒,不过似乎没有这个必要。 

“Hi,sweetie。”

“Root,”Shaw直呼其名。

Root下一秒笑开了花,“你记得我?”

“昨天在我好好享受电击枪的威胁,被你拽着到处跑,顺便还挨了一针镇定剂的时候,你做了自我介绍。” 

Root的笑容只僵硬了一下就毫不犹豫地铺满脸颊。“你记得昨天了,这可是个好的开端,Sam。” 

*

搜索...


“玩砸了的性爱游戏?”Shaw一边半心半意、象征性地试图挣开束缚住手腕的医用手铐,一边懒得睁眼地问道。 

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紧随着的是气急败坏的结巴咒骂,Shaw睁开双眸看到一个穿着一身破破烂烂西装、体格魁梧的家伙正在擦掉领带上的咖啡。 

“求求你告诉我你看走眼了,以为是别的什么人。”他说道。

*

穿着难看西装的家伙叫Lionel Fusco,他不知怎么的总会让Shaw感到一丝恼羞成怒 。 

另外还有两个人来来去去,时不时在安全屋现身。Shaw确定自己没有兄弟姐妹- well,尽管这俩人她也谁都不记得-不过John Reese带给了她一种别样战友情的风味,除了这一点点情感错觉,她真的很烦他每次在Harold只是和她来了个目光上的对视时,都警惕万分。

Finch同样也激起了Shaw些微的情绪波动。

Root每天都会来安全屋,而恰恰是她让Shaw的每一根神经从怒形于色进化为一点就炸。比起Root对于拉链扣和电击枪的钟爱,Shaw更受不住她花样百出、过度使用的昵称,还有她望向她时,好似在看一篮子趴在牛扒肉上的小狗般的眼神。 

每次午餐时间她总会带着一块牛排出现,凝视着Shaw用一把塑料叉子和她的手指食用-哪怕是Root,也不敢给她一把刀-她总是一只手撑着下巴,目光黏稠又愚蠢。Shaw已经开始采用张着大嘴咀嚼食物的不良餐桌礼仪,希望这样可以制止Root过度专注的表情;然而毫无作用。 

*

搜寻...


Shaw被拷在安全屋的一把椅子上,无聊至极。Fusco正在厨房四处寻觅,Reese立在门口看起来像是只长得太高的看门狗,Root和Finch正在讨论着那个可能在她脑子里的神经植入。 

Shaw呆在这个安全屋里,被从这个结实的家具拷到下一个结实的家具。连她洗澡的时候,都要被锁在扶手上;第一次的时候可有趣味了,看着Finch纠结于哪一个看起来不那么的尴尬:看着全裸的Shaw时他的窘迫与难为情或是Root欢欣鼓舞的秋波频送。 

Root在那一天大获全胜,Shaw脱光的时候她坐在马桶的边缘,小拇指把玩着手铐 。“他们说浪漫已死,”她这样说道。 

无趣,Shaw向后转了转脑袋,碰巧快速地捕捉到Fusco正在往自己的咖啡里倒糖。如果她计划出逃的话,她确定Fusco绝对是这一链锁中最薄弱的一环。

初初相见时她本以为那会是Finch,毕竟他从不带枪,而且他看起来甚至踢不开一个湿纸袋。但是Reese和Root盯着Harold就像老鹰盯着小鸡一般;一旦她向他走出区区一步,她就需要对付两个人了。 

如果要从Reese下手的话,Shaw比较倾向于带着枪支来火拼,不过很显然这些人绝不会双手提供武器,至于Root,她完美地负责了爱恨情仇这四个字。 

但是Fusco,他会犹豫,对着救过他儿子的女人开枪之前他至少会思考两次...

等等,这个逻辑是从哪里来的?

Shaw把脑袋又别过去一点。“Hey,Lionel,”她问道,“你有个孩子,对么?”

Fusco停住了送向嘴巴的杯子,Reese百无聊赖的目光从房子的那端扫向了Shaw,而 Root和Finch中断了他们有些扰民的谈话,他们本来一直喋喋不休于他们是否认识什么人可以来完成临时的开颅手术。 

“...是的。”

“你儿子。长得很像你,可怜的孩子。”Shaw皱了皱眉头。“是叫Lee?”

*

搜寻...


细碎的片段开始回归Shaw的记忆。

Root带来了一只狗让她不那么孤单,而他一路狂奔而来,死命地把脑袋挤进她的膝盖以求挠耳朵这一气呵成的动作远比Root过去的那些称述或是直接上手要有说服力多了,Shaw终于相信她是真的和这群人有些渊源。 

“你知道的,我也可以完成这一系列动作,”Root煞有其事地说,Shaw翻了个大 白眼。“好吧,他叫--” 

“Bear,”Shaw抢答了这道题,Bear的尾巴带着胜利者的姿势重重击打着地板。

她记得Bear只听从荷兰语的指令,说了一口流利的讨食物语,也会猛抓安全屋地板,追着一个网球一追就是好几个小时。 

Well,听起来就让Shaw挪不开脚步。

*

每次Shaw-脾气暴躁,极不情愿地-和Root说话时,她对着Root的左耳说。

Root没有暴露一丝一毫,她掩饰自己失聪的技巧让Shaw都不得不承认相当出色。如果Shaw不是本身就明了的话,她永远不会做出那方面猜测。尽管她无法告诉任何人她是如何知晓的。 

*

比起在Shaw的记忆里,她的生活中有更多的黑洞;Reese依然紧盯着她,仿佛随时她都会变成那个满洲候选人[1],而Shaw也没办法百分之百确认她自己不是个等待激活的潜伏特工。 

虽然她理解Reese的身世所造成的多疑性格,但这不代表这样怀疑她的他不应该被小小的折磨捉弄下。 

Shaw滑动她的手腕,挣脱开手铐-Root最近开始把她绑在特定的家具上,那些Root早就知道她可以逃脱的家具-坐在椅子上探身过去看着Reese擦拭那些拆解的武器。 

“有一件事我一直弄不明白,”她说着,“我和Root之间到底在演哪一出?我最近刚刚把她的身份选项缩小到要么是女朋友要么是偷窥狂。” 

Reese面目扭曲地笑了。“她是的。”

*

搜寻...

执行人定位...

应急状态召回...


Shaw决定设法逃离安全屋了。

她说服了Root修改芯片中的GPS定位,然后让她尾随在他们身后通过一段近乎于可笑的迂回道路,以此避开摄像头绕回到地铁站。

计划定下之后,她又开始无所事事百无聊赖,剩下的唯一乐趣大概就是偷听Finch和Root愈发简洁的关于机器的悄声争论。

Shaw脑海中关于机器的记忆极度混乱,不过根据Root和Finch所言,它既是上帝,又是不那么邪恶的削弱版Samaritan-一个长着恶性肿瘤依然保持道德中立的魔法盒,这在Shaw看来就像是上帝。

厌烦了整天到晚思索哲学问题,Shaw考虑要不要从Bear那里借个吱嘎乱响的玩具娱乐下自己。


*

紧急召回失败...


Shaw醒来时发现自己回到了安全屋;医用束缚带又兢兢业业地开始工作,Finch坐在床边的椅子上。

“发生了什么?”

“篡改GPS这次失灵了。Samaritan利用植入强迫你尝试回到他们身边。”

Shaw将头重重地撞回柔软的枕头之上。“恢复出厂设置,”她阴郁地说。

“至少他们这次没有再清除你的记忆了。我想我们每一个人都不会享受再走一遍找回回忆的过程了。”

提到记忆,Shaw和Finch当时并不是唯二呆在地下铁的--“Root?”

Finch躲开了她的目光。“她不得不去一趟急诊室。”Shaw缓缓地闭上双眼,Finch局促不安地开口,“Sameen,Ms. Grove非常爱你...“

“你听起来不能确定那是件好事,Harold。”

Finch叹了口气。“我不能。我唯一确信不疑的是,无论Samaritan对你做了什么,Root或是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后悔把你安全地带回家。”


*

Root出现时脸上带着笑容,手腕上打着石膏。

Shaw想起她站在地下铁时,突然被迫选择离开。她记起Root搭在她肩上的手,还有她在耳边轻柔地问话,“Hey?”她忆起自己转身面对Root疑惑的表情,抓住她的手腕,猛地一拧。

“医院的护士热心地给了我家暴求救热线号码,”Root轻松地提起,一边坐在了床的边缘。

“Root。”

“我的确向她解释了不是你的错,不过如果我和她说是因为一个人工智能臭流氓放了一块芯片在你大脑中,强迫你去遵循它的邪恶命令,我想她应该不会相信我。”

“Root。”

Root将一只腿交叉放在另一只上,前后轻晃脚踝。“我们聊点其他的事情吧,好不好?”

“好,”Shaw应道。“你和Finch在地铁站的时候在吵些什么?”

“Oh。”Root把头发推回到肩后。“他发现在我们重建机器的时候,我加了一行新的代码。我需要确定她会为我做这件事情,所以我写入了一条命令。”

“你需要她做什么?”

Root对上Shaw的双眸,眼神是Shaw永远无法抵抗的毫无杂念。“找到你,为了我找到你,Sameen。”

“为什么这么麻烦,为什么不直接问呢?”

“因为我爱她,”Root答道。“但我无法再信任她。”

Shaw的目光逗留在Root骨折的手腕。


显而易见,必须从Shaw的大脑中取出那块芯片。

她瞪眼中的怒气与怨气包围着Finch和Reese,或许还有Fusco,尽管他人在工作,身并不在安全屋。

“你们现在是在告诉我,花了这么久你们这群蠢货居然连个脑科医生都没给我省下?”

“你说的或许正是我们所缺失的逆向思维,”Root建议。“如果我们不能移除这个芯片,我们只要阻止Samaritan再去用它就好。”


*

信号丢失...

信号丢失...

信号丢失...


Root使出百般手段,哄骗,祈求,勒索机器写出了一段代码,阻止Samaritan从Shaw的芯片上发送和接收信号;Root和Reese炸翻了至少六栋隔离建筑物;当Shaw和Samaritan的联系最后切断时,彻骨的头痛击倒了她。

Shaw醒来时头枕在Root的膝上。“Hi,sweetie。”

Root带着一身烟味,面颊上粘满了灰尘,头发的尾梢烧焦了;躺在它的之下都能感到一阵炙热。Shaw重重地拍了一下她-”起开。“-然后将自己支撑在双肘上。

“你感觉怎么样?”

“感觉自己脑子里没有一台邪恶的AI了。”

“你知道的,”Root得意地笑了,“既然现在你感觉更像是你自己了,我想我们可以重拾下先前我们聊过的情趣游戏那个话题?”

Shaw翻了翻眼睛。“热烈希望我剩下的记忆能速速回来,告诉我,过去的我其实一点都不喜欢你。”


Fin.

[1]满洲候选人,2004年电影,影片讲述了时常做着与记忆完全不同的经历梦境的前海军陆战队上校本·马高追寻事情真相的故事,故事主角被俘虏后遭到洗脑,植入了一个新的过去记忆,同时是被别人利用的破坏国家的定时炸弹。 

22 Apr 2016
 
评论(11)
 
热度(308)
  1. 沧海轻舟子非鱼 转载了此文字
© 子非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