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The Kids Aren't Alright

类型:翻译

分级:全员

配对:肖根无差

原作者:araxes原文地址

授权如下:
Summary: 

他惶惶不安地看着她们之间的羁绊日益加深,不禁好奇Root和Shaw首先会毁掉什么;她们自己,或是彼此,又或是世间万物?

*_*_*_*_*

创作出世界上最野心勃勃、飞速运转的超级人工智能监控系统,无疑将会带来一定意义上的危险。Harold Finch心知肚明,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早有预言。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一个职业黑客兼连环杀手会对这台机器产生异常狂热的献身精神,并且为了追寻它,设计绑架了他,还以搜集信息之名严刑拷打了一位政府官员。

将这次难忘的经历定义为不靠谱实在是太过委婉的说法。

而更在意料之外的,是Sameen Shaw;一个反社会人格的前医生、前海军陆战队员、前政府杀手以及现队伍成员。虽然她稍微有些冷酷无情,还总是拒绝他的早午餐邀请,几乎毁掉了他给她配备的所有手机,并且永远无法停下在人群中心开枪的手,她依然是个非常有能力的成员。他极不情愿地承认并接受了她。

更何况,John在处理号码的时候需要帮手,Bear则想要个玩伴。2:1,Harold根本没有话语权。

在他的人生里写下那么浓墨重彩,精疲力尽的一章后,Root被送进了疗养院,这似乎是最合情合理的结语。他将她扔进自己内心的一个黑暗角落里,打上“约束性记忆”的标识,洗干净他的双手,再次回到他们的无关号码上,回到Reese和刚刚入职常驻的Shaw身边。每当一个号码最终被证实是施害者时,他忽略耳边源源不断的絮语,他无视脑中回响不息“坏的代码”的低喃。

后见之明地说,Harold犯下的第一步错误就是以为世间万物皆有结局。事实上几乎所有人、所有事都时不时地回过身来再一次伤害他。

因此当Root逃出疗养院,并且绑走了Shaw的时候,他惊讶不的同时责备自己考虑不周,他甚至想象到了最坏的情况。Root是个病态人格的连环杀手,有着淡薄的人道主义,近乎为零的道德观,狂热追随人工智能的献身精神,顺便和他还有点私仇。唯一让他感到安慰的是Ms. Shaw并非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待宰羊羔,她或许能够坚持一段时间,坚持到他们把她救回来。

话是这么说,但只要一想到Root可能会对Shaw做什么,他就不禁汗毛倒竖。

然而当他发现Shaw似乎并没有恪尽职守地扮演人质的角色,而是在和那位凶残的精神病合作时,他感到眼前一黑。他从来没有料到过这两个人会共事,无论在哪种情况下,以何种身份。想象下Root偏执的不怕死加上Shaw致命的高效能,Harold体内的每一个细胞都在颤栗。

他第一次见到这两个人同时现身的时候,疲惫不堪的Shaw正半拖半抱着昏迷不醒的Root踏入图书馆。

只此一眼,他真的很难在那个时候把这定义为爱情的开端。

将Root锁进法拉第笼里就好似在一个定时炸弹上按下了暂停。尽管她平静了许多,少了份杀气,只是更喜欢说一些模糊不清语义不详的警告,她依然把Harold吓得不轻,除了提供食物他尽可能地避开她所在的房间。

他不是一个热衷于规划的人,但John要么就是忙碌到难以分身,要么就是直言不讳地拒绝在Root身上浪费时间,Shaw总是稍作停留就离开,因此Harold不得不承担起自己前绑匪的基本吃住问题。

他一直尽职尽责,除了中间出过一些小插曲。

第一个插曲发生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一个看似简单的号码莫名地转变成一位错综复杂、危险重重的人,并且还差半只脚就要跨进相关号码中。Harold不得不以身犯险,结果陷入到一场长达十个小时的银行绑票中,他在阴差阳错间成为了人质。直到最后他终于逃脱(在Reese和手榴弹的帮助下),好不容易平复了震惊的心情,他突然意识到他忘了给Bear准备晚餐(当然,也没有给Root准备。)

凌晨三点费劲千辛万苦到达图书馆时,他发现Bear已经酒饱饭足,在自己的小窝里睡得香甜。他疑惑万分地转头在监视器上查看,发现Root也是一样的情况,她面前的桌上摆着半个没吃完的三明治和一瓶水。百思不得其解,Harold好奇是不是Reese偷偷潜入图书馆喂食了他们的俘虏,又或是Fusco无意中发现了图书馆的存在。

他的猜疑冥想被后门处轻巧的脚步声打段。Harold抬起头看到Shaw正一边慵懒地吃着甜甜圈,一边走向Bear。

“号码怎么样了?”在悠悠转醒的狗旁坐下,她问道。

Harold在回答问话前眨巴了好一会儿眼睛。

“很糟糕但...”他停顿了一下,“Miss Shaw,你是回来喂Bear的么?”

Shaw没有从地板上抬起头,她的嘴里鼓鼓囊囊地塞满了甜甜圈。她嘟囔着应了一声表达了肯定,接着又把注意力转回到逗弄狗狗身上。

“还有Ms.Groves?”

Shaw抬起了头,咽下嘴中的甜甜圈,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是的,不能饿着她,不然她会更疯。”她如是说。Harold又眨了眨眼,等待着根本不存在的下文。他看着她再一次低下头,抚摸拍打着享尽主人宠爱而略犯困意的狗,他才意识到她已经结束了对话。转身回到了电脑前,Harold重新投入到了工作中去。

* * * * * * *

让他惊讶不已的是那是第一次但并非是最后一次Shaw给Root准备食物。每当他忙得找不到北,或是被号码弄得分身乏术的时候,Shaw总是会主动负责起他们的囚犯,一般包括通过笼子的缝隙丢能量棒进去,或是递给她点Harold的书,又或是面对Root想要去盥洗室的要求无奈地嘟囔、抱怨地翻翻眼睛,但最终总会默许。

他保持沉默没有吱声,如果这样的相处算是一段关系,那么Harold对于她们之间突飞猛进的关系有些微的担心。尽管Shaw从不回答Root的任何问题或是影射,她最多不过是哼哼一声,但他却早就了解Root有着多么强大的操控人心的能力。他想起了在他正式而又真实地认识她之前,那个过去的她,那个依然还是Caroline Turing的她;他记得她曾如何漂亮地骗取了他和Reese百分之百的信任,又是如何轻松地将他们玩弄于股掌之间。

这是一个毫无理性甚至荒谬的恐惧,他将它放回自己的心中,藏匿于否认之墙后;Shaw曾经是个医生,她或许只是因那与生俱来的责任感而格外在意病患,哪怕那个病人是一个精神错乱的杀人凶手。更何况,Shaw那没好气的临床态度和对一切活人交流的厌恶之情让Harold确信她并不在Root可以操控的范畴之内。

他一直深信不疑,直到又一个特殊插曲的发生。

Root被抓一周后,Shaw开始定时履行她的监管职责;Harold完全不介意,毕竟这样的话他可以少浪费些时间在Root身上,多花在工作中,另外他还觉得让队伍中唯一的一个女性成员负责他们的女士囚犯是很有道理的。

这看起来是个合情合理合逻辑的安排。

他的电脑开着监视Root 的系统,她最近异乎寻常的平静温和,所以他也就很少会去查看监控。在解决了一个特别容易的号码后,他喝着一杯煎绿茶,吃着一顿简单的午餐,在桌前稍作放松。几分钟后,Shaw咬着半个三明治,夹着一个包装得严严实实的包裹晃悠进图书馆。在径直走向笼子之前,她路过了他身边,对着他的食物含糊不清地评头论足。他盯着她前行的方向好一会儿,接着转过身看向监视屏,他的目光紧紧锁住摄像头下的一举一动。

镜头中的Root听到接近的脚步声后放下了手中正在读的书,抬起了头;她对着视线以外的地方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这不禁让Harold的胃不舒服地搅动起来。她的嘴唇微启吐出语句,Harold听不到,但Shaw却翻了翻白眼。

Root对着刚刚出现在面前的Shaw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而这次Harold感到了吞咽困难。

Shaw大口嚼着嘴中的三明治,把手中的包裹和一瓶水同时扔给了Root。Root准确地接住了两者,笑着说了类似于感谢的话语,然后她无视了这两样东西,站起了身。

Harold紧张地抿紧了嘴唇,看着她靠近Shaw,而Shaw随着她向前的每一步越发得僵硬。

Root依然在讲话,Harold看着Shaw下颏紧绷的线条,双手越发握紧,几乎成拳。在他大脑给出指令前,他本能地打开了耳机,迫不及待地想听清女人之间的交流。

“你知道吗,”Root低声絮语,他挑高了耳机的音量,“被困在这里,和你一起,真是不禁让我想起我们在CIA安全房里共度的那十个小时呢。”

Root现在近乎是紧贴着Shaw了,Harold困惑于Shaw为何依然不做反应。她一向对于人类毫无耐心,人们忙不迭地感谢她拯救他们的生命于火海之中时,她会毫不留情地背过身去;而若是有人胆敢上前抓住她,她一定会拧碎他们的手腕。而现在她就这样轻易地让Root踏入她的私人空间,却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的惩罚?

他不是一个热衷暴力的人,但此刻他只想看她使用武力解决问题。

Shaw的实际反应切切实实地震惊了他。她的手紧握成拳,她的唇已形成了咒骂之式,而他也几乎做好了随时撤退的准备。然而紧接着Shaw的拳头松开了,她的神情放松了下来,她做了一件他完全不敢相信的事情。

Sameen Shaw脸红了。

在Root的注视和她所言之语的双重作用下,Shaw的脸庞微微泛红(Harold特意查看了下显示屏的RGB系统,并且将镜头放到最大以便确认),她迅速地转头,匆忙地撤出笼子。

Root脸上戴着挥之不去的笑意,她凝视着Shaw离去的方向片刻,然后转过头来直视着摄像机,狡黠地冲着摄像机前的他眨了下眼睛。嗯两只眼睛同时。他目不转睛,他震惊不已,他一动不动僵硬了好一会儿,直到Shaw渐渐靠近的脚步唤回了他的注意力。

他慌忙关上监控窗口,坐回到已经凉透了的绿茶前,缓缓地看向Shaw。他沉默地坐在那里,挣扎于是否要把话题引到Root身上。放弃权衡,他小心翼翼地清了清喉咙。

“Ms. Groves有没有什么想说的?”他问道。

Shaw望向他耸了耸肩,脸上的红晕已经消失得一干二净。

“没有。”她扔下这句谎话,抓住Bear的皮绳,牵着狗离开了图书馆。

Harold在犹豫是应该叫住她、请她解释清楚,还是应该在认真思索前保持沉默。

后知后觉地,他突然记起Root在笼子里和Shaw说的那句话。“我们在CIA安全屋里共同度过的十个小时。”立刻反应过来这件事的时间点与 Shaw被绑架事件重合,他回过神去思考Root这句话的真实含义,再加上Shaw的应激反应。

哦。

哦不。

* * * * * * *

所以Shaw也并不是如他先前所相信的那样对Root的操控人心完全免疫。

因此他加大了对Root的监控力度,同时剥夺了Shaw的监管职能。Shaw面对这个变化有些许困惑,但她只是随便地耸了耸肩膀,便回过神继续自己的事情。Root的反应则更难丈量,他只来得及捕捉到挂上标志性笑容前她脸上一闪而过的不解;或许她是失望甚至是恼怒的,但她没有表现出来。Shaw也没有。

她们两平淡的反应带给他很长一段时间的安宁,直到那个致命的夜晚,HR终于瓦解,却将Carter卷入其中。当Shaw建议还Root自由的时候,他脑中的警铃大作,按下暂停的定时炸弹又一次开始滴答作响。

“Miss Shaw,”Harold在Shaw打算再提议一次前打断了她,“我理解你的初衷,但Ms. Groves是一个高度情绪化的人,而且她的行为动机与高尚相去甚远。”

Shaw皱起了眉头,看起来似乎有很多话想说。

“她危险万分,狂热偏执,而且最可怕的是,”他直视着她的双眸,“蛊惑人心手段高明。”

Shaw对这个评价嗤之以鼻,她咬紧牙关,眉头皱得更深。

“你想表达什么,Finch?”她低声问道。

他长叹了一口气。

“我是想说被蛊惑是合情合理可以原谅的,她设局让你相信了她的目的,然后-”

“我必须要打断你了,Finch,”Shaw的声音中流动着愤怒,“如果你觉得我这么建议是因为什么狗屁情感的话,你就大错特错了。我这么建议是因为这是我们唯一剩下的选择。”

转身走开前,Shaw叹息着留下了一句话。

“如果今晚发生什么不测的话,全算你的。”

* * * * * * *

Carter探长的死亡加入了Harold永不止息的愧疚列表。

他吸取了血的教训,释放了Root以便于他们能够尽快找到Reese,赶在他再失去他之前。然而看着她又一次连接上耳机同他们一起坐进车中时,他难以停止内心的犹豫不决。Shaw冲着他微微点头颔首(他不知道这是出于感谢还是信任),他恍惚间没有回应,匆忙钻进车中拯救Reese。

他们平安返回后,他在笼子里找到了她,他向她道了谢,才再一次关上门锁。

Shaw恢复了监管Root的任务,她们之间的交流往往轻声细语他不再那么容易能听到。更何况面对Reese的离开和Samaritan迫在眉睫的威胁,他鲜有时间去监视她们。

他们动身前往Arthur Claypool所在的医院前,通过摄像头,他看着Shaw给Root送去了午饭。一晃而过,他捕捉到了Shaw在递给Root纸巾时手中的一抹银色,但他还未来得及思考分析,Shaw已经离开笼子回到他身旁,准备好了出发。

等到Root晚些时候突然现身将他们救出旅馆时,Harold明白过来Shaw给了她的是一把钥匙。他本该感到背叛或是惊慌,但事实上他无比庆幸(大抵因为他现在还活着)。

亲眼目睹了Shaw和Root的合作,她们俩的组队正如他所预料的那样惊天动地。她们冷酷无情,毁天灭地,流畅默契,利落干净。他惶惶不安地看着她们之间的羁绊日益加深,不禁好奇Root和Shaw首先会毁掉什么;她们自己,或是彼此,又或是世间万物?Harold逃出大楼后,Shaw告诉他Root被扣下的时候,他感觉到了真切的忧心忡忡,透过双眸他确定Shaw如他一般担心。

她们的羁绊已经不再像过去那样让他慌乱不堪。

Shaw返回去救她时,他明白无论他喜欢与否,Root已经成为了他们队伍中的一员,而她那不高尚也不单纯的动机,目前来看对他本人或是对整个队伍都是无害的。她打电话回来感谢Shaw为她回头时,因得知她还活着,他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而他转达给Shaw口信时,在特工的颔首与叹息间Harold捕捉到了相似的情绪。

* * * * * * *

Root再次归队时,带着一个任务和一道镫骨切除后的伤疤。他好似看到了一个升级更新版本的她,依然是熟悉的自信与身为杀手黑客的自恋,附加模拟界面的智慧值与领导力。她的厌恶人类综合症似乎并不对Shaw发作,而他不确认两人之间是否有的是双向好感。她回归后,她们两人的关系持续升温,突飞猛进,Root的调情越来越明目张胆,Shaw已经麻木到习以为常,而Harold被搅得头晕目眩。

“我好喜欢你扮演医生呢。”

看着Root对Shaw微微一笑,低语道,Harold吓得僵在原地。Shaw松开了Root体恤的领口,好似被调情惹怒了般转身离开。摇了摇头试图摆脱目睹刚刚那幕时的窘迫,他抬头看着正在和他说着Cyrus Wells的Root。她言语中对于自己也是个正义人士的坚持,以及她全然漠视自己的安全选择救下Cyrus而非芯片的行为,让他不得不重新考量她的动机和合作对抗Samaritan的机会。

后来Shaw问起那天他们还谈论了什么时,他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她。对此她只是冷淡地点了点头,就好像她根本不在乎这个答案,又好像那个故意留下来,犹豫沉思了三分钟才开口询问的人也绝非她本尊。

几天后,解决了Maria Martinez这个号码,Harold在清晨回到了图书馆,照料一些杂七杂八的事物。一个百无聊赖的Shaw在几分钟后闯入他的工作。

“早上好,Ms. Shaw。我没想到今天会见到你。”他抬头瞄了她一眼,又看回电脑。目前没有新号码出现,况且Shaw并不热衷和他呆在一起。

她耸了耸肩,环顾图书馆。

“Bear呢?”眉头紧皱,她问道。

Harold疑惑了好一会儿,猛然记起那通来自Root的意外电话,这才意识到狗依然在她手上。

“Ms. Groves把他借走了,用途我目前还不清楚。”他说着微微担心起来。尽管他相信Root(某种程度上),但他依然对她的动机持怀疑态度,也不太确认她的厌烦人类综合症会不会漫延向动物。

Shaw很显然和他有同样的感受,她几乎是立刻紧张起来,迅速从夹克口袋中掏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一脸不耐烦地等待着接听。Harold没有开口询问她为何掌握了Root最新的手机号,因为他知道她不会告诉他,而他恐怕也不是那么得想要知道缘由。

“Bear呢?”Shaw省去了开场白,劈头盖脸地问道。

无论Root在电话那端说了什么,似乎只起到了给Shaw的怒火添了把木材的作用。从经费角度考虑,Harold很想抢下她的手机,给她换上蓝牙耳机。

“我懒得管你,你立刻把Bear带回到图书馆。”Shaw的声音已经演变成了咆哮。一阵越发靠近的脚步声打断了她将要脱口而出的威胁。

“求之必应啊[1]。”Root站在门口一边说着一边松开了Bear的绳索。

Shaw立刻蹲下身迎接他,快速地扫过狗的全身像是在检查他是否有受伤。Root嘴角带着笑意望着Shaw,Harold凝视片刻打断了她流连于Shaw的目光。

“Ms. Groves,现在能告诉我你为什么需要Bear了么?”

作为回答,Root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我需要一些答案,不过现在,”她舒展了下四肢,“我需要的是一些睡眠。”

站起身来,Shaw对于Root所言嗤之以鼻。

“原来你现在还是要睡觉的啊?”

“Shaw,你是在询问我要不要和你一起睡么?”Root的脸庞又挂上了标志性的顽劣笑容。

Shaw翻了个白眼,抓住Bear的绳索,而Harold代她脸红起来。他一点都不陌生调情这东西,但Root和Shaw在调情这个念头是那么的...尴尬。

“你倒是想。”与Root擦肩而过,Shaw握着Bear的脖绳走出了图书馆。

在Shaw猛撞她的肩膀时,Root转头扬起一枚露齿笑。

“我当然想。”她朝着Harold眨了眨眼睛,转过身跟着Shaw走了出去。

不慎闯入她俩这没羞没臊的逗弄(那些话就是那个意思吧),Harold默默地坐在那里片刻,直到那阵没顶的尴尬褪去。抬头看着电脑揉了揉眼睛,他意识到自己同样疲惫不堪,比起工作,他也很需要睡眠。起身走到摆在窗边的公文包旁,Harold望向窗外时正好看到Shaw依然带着Bear伫立在街角处。她站了一会儿等待着,Root追上她后远远地说了些什么,却只得到了她的白眼和大步流星的离开。黑客笑着跟上去,和Shaw与Bear保持了一段距离。走在前面的女子没有拒绝。

黄昏时分,Root把Bear还回了图书馆,而Harold难以向Reese言明他当时的尴尬。

* * * * * * *

Reese完全没有察觉到Root和Shaw之间的暗潮汹涌。他们一起出任务时,他总是能够准确无误地忽略那些(Root的)暗示调情,(Shaw的)目不转睛,(Root的)盈盈笑意,(Shaw的)格外关心。有一次,碰巧他和Harold呆在图书馆时,Root和Shaw正在一起出机器的另一个任务,她们忘了关闭耳机,于是两位男士沦为了她们对话下的无辜受害者。

“Root,注意你屁股后面;有人从你六点钟方向来了。”

“没想到你这么关心我的屁股呀,Shaw。”

“Root,闭嘴。”

“不然呢?你会打我屁股么?”

慌忙移开他的耳机前,Harold听到一声清晰可闻的长叹。Reese带着一脸茫然地看向他。

“她们知道我们能听到的,对吧?”Harold问道。

Reese在他的身边坐下,斜靠着椅背。

“不见得。”

Harold沉默了片刻,不知道他是否应该和Reese谈论这个话题。他扭捏了好一会儿,终于放弃了挣扎。

“Mr. Reese,你不认为她们俩之间有些什么吗?”

Reese歪了歪脑袋,他的神情毫无变化。

“或许吧,”停顿了一下他赞同道,“她们现在开始聊起手铐这个话题了。”

Harold依然紧张兮兮,一想到Root和Shaw可能发展的关系,他就窘迫不已。

“这听起来不太...安全,是吧?”他避开Reese的注视。

Reese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

“嗯可能是有点,”他说道,“不过就我所见,大概也只有她们能驾驭彼此。”

Reese一边按下他的耳机,询问着一个问题,一边站起身向外走去。Harold消化、理解着他的话,发现自己找不到反驳的论据。或许,只是或许,Shaw和Root在一起也并不如他原本想象的那般糟糕。

透过窗户,他看到一起小型爆炸,一栋楼房染上了一场大火。不需要核实,他确定这是那两个人的杰作。

他还是努力地把Reese的话记在心中。

* * * * * * *

在那之后事情突然变得复杂繁多起来。Samaritan上线了,然后他们连同机器不得不藏匿于芸芸众生之中。同其他三人的联系几近为零,现在的Harold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如何好好当一个教授上。他总是习惯性地去查看Reese工作的警区和Shaw 所在化妆台的监控。Root行际诡辩难以追踪,变换着地方,伪装着身份。不过她总是会在特定的时间出现在某个特定的化妆台前;有时会在化妆柜面换班后跟踪某位特定的员工。

尴尬的情绪在减少,取而代之的是看到依然有些事情始终如一后的宽慰。

寻觅到地下铁,重新接手号码,这一选择是否正确似乎只有他一人在踌躇;无论对抗的是罪犯还是Samaritan,重新回到每天都有生命危险的生活,小分队的其他人员难掩欢喜。犹豫的同时,回归工作的确让他感到了淡淡的安心,Harold甚至开始担忧自己是不是在潜移默化中被Shaw那套玩的就是心跳感染了。

环境的改变导致拯救号码越发困难重重,不可避免的伤亡也日益增多。Shaw在过去几周内做的外科手术比她整个医生职业生涯中完成的都要多;不停地缝合Reese,她自己,还有Root。

Root在一次意外中被射伤大腿,失血不断。Reese和Shaw两人轮流扶着她前行,另一人则负责开枪清除危险掩护他们。回到地下铁前,Shaw已经在车上完成了手术中最危急的那部分,Root昏了过去,脸色因失血而惨白一片。

Shaw刚下车就撞入车厢,从冰箱里取出她储藏的血包,注入Root体内,接着复查了她的生命体征。她按着Root的脉搏数了好几分钟,才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满脸安心地坐在了Root身边。

Reese沉默地伫立在Harold的身后,经过了这场恶战他看起来也异常疲惫。Harold一肚子的疑问和惊慌都消失在Shaw的那声长叹中,他知道如果她确定Root已经平安,那便就是真的没事了。

“我必须要回去工作。”Reese打破了满室的寂静,Harold被突如其来的动静吓得跳开了一小步。

"Shaw,你应该检查下那里。"他指了指Shaw左肩上裸露的伤口,Harold刚刚也注意到了。

她忽略了他的话语,全神贯注地凝视着Root的睡颜。

Reese一言不发地离开了地下铁,Harold在考虑他有没有必要再重复一遍John的建议;转过身看着特工,他感觉Shaw或许根本没有意识到他的存在,她的注意力完完全全胶着在Root身上。

不再多言,他转身回到车厢。几个小时以后,他再次现身时发现Shaw没有移动分毫,她的眼睑微微下垂,肩膀上的伤口依然赤裸地渗着血。Harold犹豫了一瞬,然后一瘸一拐地走向Shaw,将一个医药包扔在了她的膝盖上。她抬头望向他,好似才意识到他的存在,低头看了眼医药包,又抬起头盯着他。她点了下头以示感谢,便又将目光转向Root。

Harold离开地下铁时,留下了一室Root清浅的呼吸和一个坐在她身侧缩成一团的Shaw。

他回来时,Root已经离开,Shaw睡倒在她躺过的长椅上。左肩被人温柔妥帖地包扎完全。

* * * * * * *

Shaw已经不是第一次跺着脚好似鬼子进村般闯进车厢,原因不明得气急败坏。

“Ms. Shaw,需要我帮你做什么?”Harold在书桌后问道,他有些害怕转身后需要面对的场面,不过他能感觉到Shaw绕着车厢的脚步还算温和。

“Root跑哪里去了?”Shaw愤怒地长吸了一口气。

Harold不安地小小吞咽了下,放下了手头的工作,看向了Shaw怒火中烧的双目。

“她给我发了信息,告知我机器把她派去了阿姆斯特丹。你不用担心。”Shaw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解释得越发战战兢兢。

“她本来就不该去阿姆斯特丹,她需要休息,”Shaw一字一顿地咬牙切齿道,“他妈的她可是腿上中了一枪,她能帮上那狗屁机器什么忙?”

Harold张了张嘴,准备回答(虽然他毫无准备)时,另一封短信的提示音打断了他。他低下头阅读,抬头重新看向Shaw前他的脸皱成一团。

“是她么?”

Harold点了点头,清了清嗓,振作起精神回答道。

“Ms. Groves说,”紧张不安,他的声音微微颤抖着,“‘谢谢关心,但我感觉还好。我们可以...”

他停下了。

Shaw困惑地看着他。

Harold叹息着,思索他怎么老夹在这种事情的中间。

“‘我们可以一起休息,亲爱的。’”

Shaw茫然地瞪着他,反应过来后她怒气冲冲地跺着地板走出了车厢。

Harold长舒了一口气,环顾四周试图找到Root这一次又是如何窃听了这里。

* * * * * * *

“如果最坏的结果出现...帮我给Shaw带个话好吗?”

Harold没有犹豫。他们的对话中充斥着不确定,疑问句和观点差异,关于未来,关于机器,关于他们的生死存亡。但有一件事,他确信不疑。

他回忆起Root睡去时凝视着她的Shaw,Root归来时递过食物与水的Shaw,Root恢复体力准备赴机器下一个任务时坚定地将她扔回到沙发上的Shaw。

Harold总是习惯于摇摆不定,但唯有这一件事他笃信不移。

“我想她早就知晓。”

* * * * * * *

他们重新夺回Shaw—真实,正常,没有被洗脑的Shaw后,她在灯光昏暗的安全屋的床上沉沉睡去,睡了大概三天之久。

Samaritan对她进行的不知名药物和理疗的套装折磨使她的精神遭到了重创,她的大脑需要时间进行自我修复,调整完成后才会恢复意识。Root坐在床边,凝视着Shaw,或是盯着将Shaw的手腕和床板固定在一起的束线带。她不赞同这个以防万一的举措,但目睹了意识不清的Shaw差点掐死Root后,Harold坚持这样做。

他看着Root凝视着Shaw,片晌才开口打断了她的冥想。

“你非常在意她。”

Root无声地笑了,指尖慵懒地抚过Shaw的黑发。

“我做了什么让你有这样的印象?”毁灭了一个近乎无所不知的AI后,Root平淡而又讽刺地说道。

“等Ms. Shaw醒来,如果那个时候她已经是她自己了,”看着Root脸上一闪而过的伤痛,他微微顿住,“你应该告诉她你曾经告诉我的…”

Root困惑地看向他。

“‘如果最坏的结果出现…’”他提醒道。

她明了地颔首,复又低头望向Shaw,研究起她面部的线条来。

“最坏的结果已经过去了,Harold,”她说着,“还剩下什么可以做?”

Harold从椅子上站起身,慢慢地走向她。手搭上她的肩膀,他顺着Root的目光看向睡梦中的Shaw。在这么长的时间里,她第一次看起来如此柔和。

Root扬起头注视着他,好像在等待一个答案。他朝她微微一笑。

“幸福,Root。”

Fin.

*_*_*_*_*

 [1]摘自圣经。马太福音7章8节和路加福音11章10节。圣经翻译为: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

22 Oct 2015
 
评论(19)
 
热度(541)
  1. 阿壳壳壳儿子非鱼 转载了此文字
  2. 唐映予子非鱼 转载了此文字
  3. 佚名啊子非鱼 转载了此文字
© 子非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