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Pride

类型:翻译

分级:全员

配对:肖根无差

原作者:CleverFangirl; 原文地址

授权:

注:文章题目与文中不断出现的Pride及Pride相关词组释义来源于Gay Pride Parade。

同志骄傲大游行(Gay Pride Parade):每年6月是世界同性恋者的节日,长达一个月的庆祝活动中,在世界各个角落上演的“同志骄傲大游行”让欢乐的气氛达到最高潮。最早的同志骄傲大游行可以追溯到1970年,近一万名男女同志齐聚纽约,举行纪念石墙事件的大规模游行,要求同性恋的法律地位与权利。之后,这项运动不仅在美国流传下来,并且在世界各地开花结果,成为同性恋团体表达自己诉求的最佳平台之一。代表“同志骄傲”的彩虹色旗帜是历年流行的亮点。

文中出现的Pride寓意为身为同性恋的骄傲、自豪之感,词义翻译过来没有合适的,故概不翻译,保留英文原词。

正文:

“我们真的必须做这件事么?”她们并肩走进五星级酒店时Shaw怀疑地喃喃自语道。

Root微微得意地笑着,她紧了紧挽住Shaw的手臂。“来嘛,Sameen,这会很有趣的。“

“是吧,有趣,”Shaw不满地嘟囔,翻了翻她的眼睛。看着酒店内部无处不在的彩虹装饰,鲜艳明亮,搭配着绚烂的五颜六色,她感觉到自己脸部肌肉在无声的抽搐。“我们真应该好好讨论下你对乐趣无穷的定义。”

“别告诉我你真的从来没有想过展示一点点Pride,”她们走向礼宾前台时,Root玩笑般地戏谑着对方。“Hi,我们是来参加这场大会的,我想你这里应该有Mrs. 与Mrs. Shaw的入场券和房间预约?”

Shaw怒目圆睁,但理智地保持了缄默。此时此刻争论很显然是不合适的, Shaw默默地在心里记下了一笔,她要好好和Root聊聊the Machine从今以后该如何正确地为她们预定。

礼宾前台热切地帮她们办好了登记手续,递过她们的房间钥匙(“哦行行好吧,她们连这玩意都要做成彩虹么?”),不忘为她们指明了前往大厅会客的方向。

"这里人太多了,"Shaw一边环顾四周一边嘟哝着。Nano[1]挂在腰带上,随着走路上下起伏拍打身侧的重量让她一阵安心。"我们很难在这里找到号码,揪出威胁的源头就更困难了。"

"是吧,"Root接过她的话,走到一个摆满Pride旗帜的桌边,她伸出手为自己挑选了一个彩虹色的,然后递给Shaw一个粉蓝紫三色相间的。"但至少我们已经知道这位号码今晚要在开幕典礼上致辞。所以她现在应该只是在和别人闲聊罢了。"

"那我们分头去找?"Shaw警惕地盯着人群,提议道。

Root点了点头,"这大概是最有效率的行动方案了。Sameen,怎么?"她调戏似的贴在Shaw脸前摇了摇彩旗。"你恐惧展示你的Pride?"

Shaw目无表情地瞪着她,"我从不恐惧。"她把彩旗扔回到桌上。"我也不谈Pride。"

Root看着她悻悻地扬长而去,淹没在人海里。她知道她不应该被Shaw的所作所为刺痛。Shaw的天性致使她无法喜爱这种活动。她未曾明白它,她也不想了解它。Root在这件事上无法逼迫Shaw玩的愉快。这次任务对她们双方来说,或许快刀斩乱麻地找到号码,拯救号码才是最容易的方式,然后她们就可以恢复到她们往常(尽管复杂)的关系中。

Root在会场里信步而行,时不时地停下和周围的人聊上几句,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可疑,偶尔她会询问其他的出席者有没有看见过她们的号码,Jessica Schmit。大多数人都告诉她不曾见到,他们纷纷猜测她可能还在为今日的发言做最后的调整和校对。直到其中一位男士指向了几条走廊外的一个展台,告诉Root,Jessica Schmit刚刚似乎在那里签售自己的图书,以此消磨时间等待会议的正式开始。

Root快速赶到他所提到的摊位,从包里抽出一本Schmit的原版书。事实上,这真的是她自己的所有物。几个月前,在等待前往下一个有关号码的飞机时,她于英格兰机场买下了它。这是一本很不错的读物,包含了大量关于自我接受和女权主义的文章。女孩互相照顾对方,诸如此类。Root知道若是在数年前看到这本书,她必定会对它所抱有的乐观主义嗤之以鼻,但她现在发现它...某种意义上的满怀希望与鼓舞人心。

她伸出手中的书(第一次注意到在为数不多的阅读过程中她折了多少个页脚书签),嘴角勾起最迷人的弧度,她笑靥如花,她执书轻问,“Miss Schmit,能否麻烦你帮我签个名?”

Jessica Schmit是位丽质天成的女士,她温文尔雅地以笑容回应Root,“当然可以,还有,叫我Jessica就好。” 她的笔尖飞速流畅地滑过书的扉页。

“万分感谢,”Root说着将书接回来。“Samantha,”开口自我介绍时这个名字轻而易举地滑出嘴边,Root同时伸出手。她一边完成和Jessica的握手,一边进一步的熟络道,“请允许我这么说,我是你狂热粉丝。”

Jessica不禁笑起来,她的目光轻轻拂过Root的面颊,停留在她的唇上片刻,“我还是有些许怀疑的,看看你手上的书,你拥有它多久了?”

Root不好意思般地咧嘴轻笑,脸颊染上淡淡的红晕。“实际上只有几个月。但是我有大把的空闲时间。总是有很多工作旅行,你知道的,那种旅行。”

“哦是的,”Jessica了解地点头称善。“机场算是人类所拥有的一份礼物,但又是使人无所事事的一道咒语。这本书的一半内容可能都是我在等待飞机的时间里书写的。”

Root发现与这位女士的相处中她很容易就会开怀大笑,“我百分之百知道那种感受。有段时间我总觉得在飞机晚点的时刻里我写下的代码远比我在寻常时光中完成的要多得多。”

“哦所以你是位程序员?”Jessica忙不迭地问道,她的语气中充斥着浓厚的兴趣。

“我涉猎这块而已。”Root微笑着承认。这样含糊不清地回答远比试着解释她总被一个无所不能的人工智能派遣出去拯救世界要简单的多。“不过最近这些日子,更多的时候我还是在和人打交道。”

“类似于公关传媒?”Jessica试探着提问,脚步微移,靠近了她一些。

Root嘴角伪装的笑意更加浓重,“大体相同。”

“你知道嘛,”Jessica的音调渐柔,唇边的笑容渐长。“我最近在寻找一位新的代理—”

“你在这里。”

Root感觉到一只手包裹住她的,犹如虎钳般牢牢捉住,将她轻轻带离Jessica。她侧过头看向这位入侵者,做好了将对方打翻在地的准备,却发现紧握她手不放的是Shaw。矮个子女人的眼中冒着不知名的火,Root以前有幸见过为数不多的这样的Shaw,但那些时候她的枪从未安稳地待在她的腰侧。她此刻目光如炬地瞪着Jessica。

Root一时不知道自己应该焦虑不安还是欢欣鼓舞。

“Shaw,”她的语调史无前例的温柔。“这是Jessica Schmit,我特别喜欢的那本书的作者。”

Jessica显然对于突然发生的插曲感到困惑不已,但她依然礼貌而风度翩翩地伸出了手,"很高兴认识你,呃,Shaw。"

Shaw没有理会她。她转头看向Root,"来吧,我们的晚餐约会要迟了。"Root从未听闻Shaw称呼她们的任何一次外出为约会,她又何尝听过Shaw如此充满敌意,咬牙切齿地念着这个词语。Root乖乖地允许Shaw牵着她离开展台,但她不忘同时回头看着Jessica,用眼神表达歉意。

她们刚刚走出Jessica视线所及范围之外,Shaw便放开了黑客的手。Root如同早料到般一把抓回她,手指交缠不休。“我怎么不知道我们还有个晚餐约会?”她反问道,带着百分之百的欢愉与调侃。

Shaw阴气沉沉地皱着眉头,“你和号码走的太近了。”

“我以为这是解决任务的方法,Sameen。”Root笑吟吟地说着。

“Yeah well,现在她轻而易举就能认出我们,我们应该怎么监视她?”

Root耸了耸肩,“她很喜欢我,我本来打算一直在她身边打转,直到我们发现威胁,现在知道我有这么一个嫉妒心强的女朋友,她大概再也不想我呆在她周围了。”

Shaw在听到g[2]字打头的那个词语后,止住了动作,转头怒目而视。Root洋洋自得地笑着,揶揄地拉着她向前走。“是你说我们有个约会的。来吧,Sameen。我们会找到其他的办法保证Jessica安全的。”

她们确实如此。

万分幸运的是酒店的餐厅坐落地恰到好处,坐在其中也可以看到Jessica Schmit演讲的舞台。她们享受“约会”的同时丝毫未漏掉舞台上的一举一动,正巧抓住了一位在舞台下方安置炸弹的宗教极端分子。立刻通知拆弹组的同时,Shaw灵巧的双手熟练敏捷地解除了装置,她们不仅完成了解救Jessica的任务,同时还完完全全地推迟了Pride年会活动。

但她们依然拥有那间预定的房间,而Shaw坚持认为这是一个不容错过的好机会与经历。喝光了免费赠送的香槟(更不用说还喝掉了一瓶Shaw另点的,度数更高的酒),她们褪去了衣物。Root在接下来的几小时中一直深陷于心驰神往,连绵不绝的狂喜中。Shaw用尽力气,每分每秒地提醒着她们彼此,Root是她的,而她不愿公诸同好。

最终,她们累倒在床上。Root舒服地蜷缩、依偎着Shaw,两人都不由自主地深呼吸喘息着。Shaw本以为Root已经沉沉睡去,直到高个子女人突然扭动着挣扎起身,“好了,”Root的声音漫延着疲惫与睡意,“轮到我了。”

“什么?”Shaw有些惊讶地想知道Root是不是在要求再来一轮。“你在说什么?”

Root直视着她,双眸灿若星辰,“我想今晚睡觉时从背后抱你。”[3]

Shaw的脸色瞬间冷淡,坚硬如石。“不可能。”

Root蹭过来些,“仅此一次?”

“绝不可能,Root,”Shaw毅然否决。“相拥而眠这种鬼东西已经够我受的了,你现在还想把当背后那位的资格也从我这儿抢走,绝对不可能。”

“别这样嘛,Sameen,”Root鼻尖几不可见地皱了几皱,“就当是为了任务吧。”

Shaw毫不迟疑地翻了个白眼,“Root,我现在高度怀疑连抢走背后主动权都是你那个机器操控的计划的一部分。”

“世事难料,或许它就是至关重要的。我想从背后抱一个人。”Root的声线镀上了一层迷人的诱惑,“如果你不让我的话,我相信Jessica应该还在这家酒店的某处..."

她试图逃离Shaw的钳制,却被对方抓的更紧。片刻过后,Shaw叹息道,”好,就这一次,你来抱我吧。“

她视若无睹Root心满意足的笑容,转身睡到另一侧,感知到Root的双臂缠绕包裹住她,Root的脑袋安稳轻倚在她的肩上,Root的胸部紧紧相贴于她的背上。Shaw永远不会向任何一个人吐露心声,藏于她蜷缩在另一个人怀中会有的原始厌恶下,是此刻她确确实实感到的现世安稳。

在她过去的那些关系中,她从未让这发生。她不曾让羁绊纠缠地如此之深。她曾经的那些恋爱关系在大多数人看来,甚至不能称作为关系,一夜情,醉酒迷情,好友也上床,这些才是她的风格。但这个...渴望相拥,想要保护,唯恐失去,这些都是Shaw不曾踏足的新领地。而她不知如何掌控它。

她不明了如何拥有一段关系,但她绝不想弄糟它。

如同能听到她的心之所想,Root突然在她耳边轻声低喃,“别担心,Sameen。你不必对我开口多言,我知道你的在意。”

Shaw也明晰她的确在意。她不知Root在何时,以何种方式,缓慢但执着地流入她的生命,成为了她寥寥无几名单上的一员,而这些人对于她来说不可或缺。如果这该死的Pride对于Root来说真的很重要,那么或许...“也许某一天,我们可以试试其他那些东西中的一样,”她听见她自己这样说。

她感觉到身后Root的气息喷散在她后脖颈的弯曲处。黑客倚着,笑着,“真的么?“

Shaw的目光扫见Root从那个愚蠢的旗帜摊位拿走的两面小彩旗,现在它们杂乱无章得卷皱于她的包中。她不禁轻柔浅笑,“真的,Root。下一次我们试试Pride吧。”

Fin.

[1]伯莱塔公司的袖珍手枪,采用伯莱塔风格的套筒——即套筒顶端采用敞开式设计,另外,发射的是威力较小的0.25英寸ACP枪弹或0.380英寸ACP枪弹。

[2]g字打头的英文单词—girlfriend。

[3]Be the big spoon,经典勺式睡眠姿势,一方从身后抱住侧卧的另一方。

10 Jun 2015
 
评论(14)
 
热度(227)
  1. 子非鱼 转载了此文字
  2. 选择困难症子非鱼 转载了此文字
  3. 根妹的阿司匹林我若修花史 转载了此文字
    甜甜甜
  4. 我若修花史我要清新的世界 转载了此文字
  5. 我要清新的世界对不起我站根肖 转载了此文字
© 子非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