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Scent of Her

类型:翻译

分级:全员

配对:肖根无差

另作者有打:Root & Bear 全文熊总视角

原作者:FujinoLover; 原文地址

授权:



Summary:

Bear想念着Shaw,他在她的气味中寻找着安慰。而那晚他并非唯一一个这样做的。

 

正文:

Harold拉上锁的时候,Bear蹲在金属门后静静地等待。没有往昔的道别,他只是微微点了点头便转身一瘸一拐地离开。Bear一直等着,直到他的身影消失不见,直到他的脚步渐渐融入喧嚣的夜色中,直到空气中留下的只有他的气味——煎绿茶混着淡淡饼干和昂贵面料的气息。然后Bear小步跑着回到了他车厢旁的窝。他探头轻嗅,接着绕着它打了一个圈,但没有钻回去。取而代之的,他向地铁站的深处走去。

他首先前往了基地里充当武器库的那一小块区域,准确辨别出了属于John的位置。他常常数个小时坐在那里擦拭他的枪支,不过最近一次也是在四顿饭以前了。严格意义上来说John才是他的主人。是他发现了他,同时拯救了他,但John并不是这个群体的领导者。Harold才是。Harold的气味遍布了整个空间。计算机桌旁的椅子上攀附着他最浓的气味,每当Bear绕着桌子跑或是大步路过时,这味道总能让他感到一阵安心。

Bear漫步到长凳旁,伸出鼻子紧紧地贴在木头的表面,呼吸着皮革,火药与苹果混合的残余。这与众不同的羼杂体毫无疑问属于Root,而它的稀薄昭示着味道的主人上次显身远在三十顿饭前。他有些生气了。

很久以前,Root不是这个群体的一员。她来去自如。她总是视Harold为神祗,事实上她自己也是一个天才。Root第一次被囚禁在图书馆时,Bear曾冲着她毫不客气的咆哮,不过那多半是因为Harold一直在警惕地堤防着她。其实Bear很喜欢Root的气味,她像极了那汁水甜美,色泽微红的水果。看到Root再次顺路拜访时,Harold不再如临大敌般僵硬担忧,他欢欣鼓舞。而碰巧看到Shaw在Root身上或是位置调换时,他欣喜若狂。她们在交配,而Root终于也成为了他们的一部分。

Bear同John和Shaw一样,都是Harold接纳的流浪者。Bear非常喜欢Shaw。她带他出去遛弯,喂食他可口的零食,为他系上闪亮的项圈,允许他同她一起呆在床上,甚至有些时候她陪他睡在地板上,只要她来,她都会陪他玩投掷游戏。Shaw也永远是那么的好闻,她时常混合着各种各样人类的美味食物气息,每每让他口水涟涟。尽管有段时间Shaw的身上不时充斥着上千种不同气味所组成的物质,在他习惯以前,那个被人类称之为“香水”的味道老是惹得他不停打喷嚏,但Shaw依然是他的最爱。

他已经去过公园十八次,Shaw依然没有回来。Root亦不曾归来。

带着些许不满,Bear奔向整个地下铁里唯一有着Shaw气息的地方—简易床,结束了他这次地下铁一日游。平常中,Shaw陪着他住在地铁站时,她总是会邀请他和她睡在一起。Shaw消失后,浓重的悲伤笼罩着每个人。通常下,他会沉默不语地伸出脑袋倚在床边缘休息,小心翼翼地不打扰到任何一个人,然后缓缓地走回自己的窝,盯着空无一人的简易床直到眼皮沉重,直到再睁不开。寻常里,他总是能在Shaw的毯子里找寻到她的点点踪迹。

他已经去过公园十八次,Shaw的味道已然几乎散尽。

他们的常规活动停止了整整十八天了,Bear不想再等下去,他想把握住这次机会。他先把前爪搭在简易床的边缘,仅仅犹豫了片刻,便一跃而上。他在深黑色的毯子上安顿下来,鼻头埋于枕头中,汲取着Shaw的气味所带来的暖意。陈旧的,几近消逝的气味。他闭上眼眸,安然入眠。

等到明天去公园时,便已是第十九次。


——————————————————————————————

Bear从梦中惊醒时,早已过了午夜时分。狭窄的石阶上回响的阵阵脚步声让他欢欣鼓舞地支起了耳朵。轻巧。属于一位女士的。他慌慌张张地跳下床,急急忙忙地冲向大门。空气中飘浮着繁多的气味。汽油,皮革,苹果,牛排,还有Shaw。他欣喜若狂地吠个不停。身后的尾巴欢快地摆动不休,循着月光,在楼梯的底部印下一道倾斜的倒影。他的欢呼雀跃在瞥见Root身影的一瞬间便摇摇欲坠。

“Hey, Bear,” Root打着招呼,声线温柔而倦怠。她撬松了门,空间只够她一人滑入。“你有没有想我呀?”

Bear怄气般的叫了一声,惊的正抚摸他的手指尖不慎刮过他的耳后。疼痛分散了他的注意力,但他还是循着本能注意到Root肌肤上挥之不去的Shaw的气味。他的尾巴敲打着地板,孔武有力,饱含期望。Root轻揉过他的脖颈一侧后,他抬起头望着她,歪过脑袋犹如在询问Shaw在何处

Root在那一刻好似被内心一波高过一波的悲伤吞噬,Bear将脑袋倾斜的更厉害了。他不懂她为何如此反应,但他一直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她。Root脱掉外套后,他又一次嗅到了Shaw的气味,这次味道更加的浓烈。

Bear不是很能够记得颜色或形状,毕竟他的世界是建立在嗅觉上的,形形色色的气味胜过一切。但他确定Root身着的深色衬衫属于Shaw,它并非第一次出现。它所散发出的不太新鲜的气味证明了他的猜想。至少在Bear的嗅觉感官上,衣服上吸附的汗渍已经散发着霉味。让人不禁怀疑Root翻阅过Shaw一堆脏衣服后,偷走了置于底层的一件。

Root的目光匆匆扫过简易床,流连在Bear刚刚躺过的那一块下陷区,上面静静地放着毯子。这张床曾是Shaw的所有物,直到她在一天午后离开,然后再未归来。Harold认真地将它归置整齐,视它为不可亵渎的纪念品。John时常盯着它,带着捉摸不透的神情,哪怕刚刚熬过一个两天两夜不眠不休的任务,他仍拒绝躺上去休息。Root不曾露面,但她现在出现在了这里,Bear猜测他大概会受到她的谴责。

他默默地等着,Root却只是挑了个位置在床上坐下。原本只承受着薄薄一层被褥的金属床腿接过她的重量后吱吱嘎嘎地作响。她取过孤零零的枕头,轻柔地拍松枕内的棉絮。嘴角舒展起的弧度,成为Bear最近才学会的、名为微笑的神情。这是一个有些零散的笑容,它微微向一边倾斜,并且未抵达她眼眸的深处。她转头看向Bear时这个笑容又一次浮现。他避开她的凝视,耳朵毫无生气地耷拉下来。在Bear的认知里,此刻直面对视相当于挑起一场战争,而他明白最好不要挑衅主人。他一动不动地呆着,只是在Root突然轻拍他脑袋时有一瞬间的躲闪。

“我也很想她。”

他呜咽着慢慢地靠近简易床。Root无暇顾及他不算小心谨慎的动作,专心于甩掉她的靴子,匍匐着直到她的背靠在了冰冷的金属格栅上。她很快就将枕头占为己有,拥入怀里,夹在她修长的四肢和躯干中。她将脸埋入柔软的枕头内,轻轻地呼吸着,直到Bear又一次嘟囔起来。

Root被他滑稽的模样逗得笑出了声。原本的笑意被Shaw的枕头遮住了些,变成了闷笑。“过来。”她轻拍身侧无人的空间。

Bear不需要再听第二遍。他爬上去,趴在Root的身旁,将自己蜷缩成一个毛球,闻着Shaw气息的同时接受着Root的爱抚。通宵彻夜,她的手从未真正停下于他毛发间的梳理。动作曾中断过,每当那时,Bear能嗅到身侧新鲜泪水中的咸涩。他一夜未眠,他纹丝不动,他静默陪伴。Bear希望他的存在能够给她带来些许慰藉。在Shaw回到他们身边前,他能为Root做的唯有守候。


Fin.

24 May 2015
 
评论(14)
 
热度(248)
  1. Ri子非鱼 转载了此文字
© 子非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