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面包店外的女人

类型:原创

分级:全员

配对:无差

预警:糕点师根妹/杀手锤 不算单向暗恋的单向暗恋

隔着面包店的玻璃橱窗,黑衣黑发的女人又一次准时出现在了我的视线范围之内。

七月的天气还是一派脱不去的闷热。烤箱在电风扇轰鸣的巨大背景音里发出了宣告面包出炉的清脆“叮”声,然而我并没有起身的打算。

店里现在只有我一个人,就算迟一点拿出那炉面包,相信也不会有人能追在我身后催促些什么。我窝在柜台后的椅子里,换了个支着下巴的姿势继续盯着那个女人发呆。

深邃的五官毫无疑问地显示出了她身上波斯人的血统,像是被炭笔粗略勾勒出的眉眼全不似镇上常见的年轻姑娘一般精致。一个神秘的外乡人总是容易在这样的小镇里掀起一阵不大不小的波澜,然而她周身散发出的冷凝气场,又使得全镇最爱嚼舌根的太太们在她经过时都不得不停下窃窃私语的举动,只敢在她走的看不见人影后互相挤眉弄眼地使几个眼色。

她总是在午后三点咬着房东太太自制的辣味三明治路过我的窗外,而我总是期望着她能侧头看我一眼,这样也许就能发现我特意为她换上的酒红色衬衫——人们总说我最适合这个颜色——但这样的期盼总会在她的行色匆匆中化为泡影,如同那些为她而做的精心打扮一样。

今天也是如此。

我有些沮丧地垂头,一眼看见指尖斑驳的黑色。我从柜台下方的随身包里拿出那瓶指甲油,慢条斯理地重新补齐了脱落的颜色。闷在烤炉里的面包渐渐失去了刚烤好时的蓬松感和香气,在托盘里化作几块干硬的面团。而此时的我仍然没有起身看顾它们的兴趣,低着头在指甲油的气味里独自出神。

镇上的人们口味偏甜,我想这就是她从来不进面包店的原因——在我们这样偏僻的小镇,辣味三明治几乎不存在于任何餐厅的菜单上。我望着店里画着奶油面包的海报,忽然想到了吸引她进来的好方法。

隔天橱窗里的宣传画就换成了芥末酱培根肉松面包的特惠通知,为此一早上已经有至少五位熟客在结账时故意当着我的面大声抱怨这个口味有多么难吃了。而我只是微笑,同时有些忐忑不安地等待着时针指向午后三点。

“……你好。”年久失修的玻璃门发出刺耳的吱嘎声,我装作刚被惊醒的样子抬起头,果然看见几日来一直牵动我心的女人略微有些局促地站在屋子中央。

眼角余光瞄向桌上摆放的小圆镜,头发弯曲的弧度是今早卷发棒刻意烫成的自然模样,脸颊没有沾上面粉,熨烫整齐的衬衫领口——噢,那里有一根线头。不过不打紧,这并不妨碍我对她露出早已排练过的、我自认为最甜美的微笑,“吃点什么吗?”

她四处看了看,我能感觉到她紧绷的身体传达出不安与警戒的信号。半晌,似乎是放松了一些,她双手插进口袋里,顺手拿起两个培根肉松面包,和一张崭新的美元一起放在柜台上。

我拉开木抽屉给她找零,硬币放进她手心的那一刻,指尖不经意地划过她长着薄茧的手指,“让我猜猜……你是来旅游的吗?”

她反应迅速地抽回手,黝黑双眸一眨不眨地锁定了我的双眼,“只是工作。”说着,她用牙齿拆开外包装,在面包外层用力咬了一大口,然后才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我的指尖,“糕点师可以涂指甲油?”

听到她主动提问,我忍不住笑了,炫耀一般地将十指舒展开平放在她面前——我知道自己有一双不算难看的手,“不知道你会在意这个。”她冲我翻了个白眼,我嘴角的笑意又加深了几分,“偷偷涂的,可以帮我保守这个秘密吗?”

她没有理会我的调笑。我只得皱起鼻子,仰头看着保持笔直站姿的她央求,“我们的店主出去旅游了,我要在这里打一个月的零时工……工资还没结呢。”

她终于有了些反应,几口吞下两个面包,将包装纸团成一团后准确地扔进柜台边的垃圾桶里,“如果明天的面包加双倍芥末酱的话。”她临走前这么说。

 

那一天的交谈仿佛打开了我长久以来窥伺的一道闸门,再一次见到她时,原本平面、黑白的想象都因为那个午后而镀上瑰丽的色彩。就像是台信号忽然通畅起来的老式电视机,关于她的一切逐渐展现在我面前——她有远胜于常人的运动神经,保持低调却难以掩盖的敏锐观察力,还有和她本人一样神秘的工作。

“追债?你看起来可不像放高利贷的,”我挂着甜蜜的微笑,撑着头看她满足地吞咽面包里的培根,“我是说,一般不都是纹身壮汉么?虽然你也……嗯……”我的目光在她手臂明晰的肌肉线条上转了一圈,“体态健美。”

她因为我的形容而很明显地呛了一下,我赶忙为她倒了杯水,一边趁机拍着她的背为她顺气,一边继续方才的话题,“我以为你是个特工呢,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

她喝水的动作停滞了半秒,不等她回答,我耸耸肩,又坐回柜台后面,“你每天下午都会准时出现在这条街,你看像不像是在踩点?还有你看人时的模样……噢,就是这个眼神,葛莱丝太太说她家孩子都被你吓着了呢。”我咯咯笑了起来,“不过,现在我可以肯定你不是特工了。”

“……为什么?”她问。

“特工可没有你这么气质明显的不是吗,”她嘴角沾着点芥末酱,我忍不住舔了舔干燥的嘴唇,“人群中,我一眼就看到了你。”

好像被我的动作传染了一样,她伸出舌尖,沿着丰盈的下唇线缓缓舐去嘴角的酱料,“你是对的,”她说,“我确实只是来追债的。”

我可爱的神秘人小姐从那以后消失了好一阵子。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看穿了我的企图因此刻意躲着我,如果答案真是这样的话无疑会令我十分伤心——我还为她重新改良了面包的配方,这可是我第一次对烘焙这件事如此上心呢。

但我的猜测并没有持续太久,一个礼拜之后的某个傍晚,伏案工作的我辨认出了她进门时特有的脚步声,

我抬起头,脸上笑容凝固在了看见她受伤手臂时的那一刻。

“看样子你的工作不太顺利,”我没找到店里的急救箱,只得拿包里随身带着的医疗包稍微应付一下,“这是什么……枪伤?”

酒精接触到伤口带来的疼痛让她皱紧了眉,我惊讶地发现她隐忍的表情居然让我的身体内部泛起了一丝燥热。我用镊子将伤处撕扯开,她为了忍耐剧痛而半阖的眼皮上有一滴细小的血珠落在了她卷翘的睫毛之间。金属探入血肉之中钳出一颗子弹,我为她的伤口消了毒,重新敷上干净的纱布,洁白的布料立刻被殷红的鲜血浸染了大半。“你还是得去医院,”我轻声提醒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的她,“你知道的对吧?”

她没有回答,半倚在座位上发出低沉的喘息。

我覆在她伤口处的手渐渐施压,疼痛唤醒了那个意志力异常坚强的女人,她怒瞪着我,铁钳一般的右手条件反射地抓住了我的手腕。

“嘿,亲爱的。”我俯下身,头发顺着肩膀滑落在她的脸颊边。我能感受到我的鼻尖触到了她汗湿的侧脸,她在颤抖,这个发现让我兴奋到不能自已。“我很生气,”我在她耳边柔声说,“你知道我不希望看到任何人伤到你。”

她望向我的眼睛里一闪而过错愕的光,抓住我手腕的手指猛然收紧,指甲陷入皮肤的刺痛刺激着我本就因为她而格外敏感的神经,我竭力再三也没能控制住说话时发抖的尾音,“当然,除了我。”

我直起身,尽管我很享受这样的氛围,可时间毕竟不等人。我又找回了我的自制力,语气轻松地开起了她的玩笑,“可别看不起面包店的糕点师,只要在你爱吃的面包里加点泻药,就算你是007也得中招呢。”

她涣散的眼神在我脸上停留许久,终于转到一旁,自己低声笑了起来。

于是我也跟着笑了。

在蒙上一层落灰的厨房,充满着芥末酱和血腥味的空气里愉快地微笑。

 

店主为期一个月的旅行应该要告一段落了,我哼着歌锁上店门,搭上开往市区的巴士。一直到车子后窗再也看不见小镇的站牌,我按下手机上的按钮,随后半靠在椅背上舒心地随着旋律打起节拍。

我想象着面包店在四周二手车的尖锐警报声中燃起爆炸的火球,困扰了我一个多月的烤炉终于就这样化为灰烬,和冰柜里塞着的店主尸体一起。

这次任务虽然遇上了一些小麻烦,但解决掉它赚来的那笔钱大概足够让我追查到那名可爱的杀手小姐了,想到这里,我心情愉悦地扬起嘴角。

来日方长。

Fin.

04 May 2015
 
评论(16)
 
热度(246)
  1. 阿壳壳壳儿子非鱼 转载了此文字
  2. 小狼端竹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3. Ri子非鱼 转载了此文字
  4. 对不起我站根肖子非鱼 转载了此文字
    不能更爱第一视角!!!!
© 子非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