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Lost in translation

类型:翻译

分级:全员

配对:无差

原作者:GeoApo; 原文地址

授权如下:


这次的号码很简单。这次的任务很轻快。这次的目标也很性感,Shaw发现了这一点,而Root发现Shaw发现了这一点。

她叫Sophia,24岁,有着乌黑的长发和浅棕的皮肤,是个漂亮的拉美裔姑娘,身体曲线柔软,五官轮廓柔和,相比之下,Shaw简直像是紧绷绷的矩形长方。

从贩毒黑帮那偷了一大笔钱后,她就一直在纽约找避难所。他们会追捕她到天涯海角,只为了折磨她至生不如死,这时候钱倒算不上什么问题了。

Harold没花多少时间就定位到了她,Shaw被派来负责号码。营救远比预期所料简单,尽管有五个哥伦比亚人准备杀了这个目标,Shaw也不是不能独自收割他们的膝盖,不过她也得承认,Root的出现让整个过程更加顺利了。

但并不包括辅助交流这部分。鉴于Sophia的英语说得和在巴黎的德国牧羊人一般,而两位营救人员又都不懂西班牙语——至少Shaw是如此暗示的,Root对此确实毫无助力。

情况一直持续到该带她去机场之时;新身份新地址,来自Harold的贡献。

 

 

短短的路途里没人说话,或者准确地说,是没人出口说话。她们眼神所开启交流的紧张程度,言语永难企及。

Sophia的目光一直锁定在Shaw身上,那眼神浸满了欲望,那欲望又在她每一次以害怕之名触碰到Shaw大腿时急剧增长——在每一次Shaw踩死油门后急转弯或急刹车时。

后座的Root为自己同意Sophia坐在副驾的那一秒悔断了肠,带着比独眼巨人[1]更危险的目光,她无声地威胁Sophia移开双手,不然……(语言都不足以描述Root会对她做的事。

至于Shaw,她就是开车而已,丝毫没察觉到其他两女人之间的硝烟暗战;眼睛盯着前路,思绪则飘到了熏牛肉三明治上,黄辣芥末要多多,辣椒足量怯铁人,而且毫无疑问不要蛋黄酱。

 

 

最终抵达机场时,她们之间的气氛甚至要让人窒息了——如果那有可能的话,尤其是在Sophia给了Shaw一个感谢的拥抱时,那时间漫长到Root差点儿失去控制。

«Okay,ir ahora»[2]

Sophia看起来像是没听见Root说话,但Shaw听见了,她忍不住轻笑起来,那笑容比徒手搏斗时的反射动作还要自然。

“天,Root你的西语太逊了。”Shaw讽笑道,字面上允许了Sophia继续黏着她。

“那你怎么不推开她?换做我,现在已经被你肘击一百次了。”Root语调里的恼火显而易见。

Shaw翻了个白眼,轻推Sophia,“Sofía, puedessoltarme ahora”

{Sophia, 你可以放手了}

Sophia不情愿地照做了,并对着Shaw绽放了一个甜美的笑容,继而朝Root甩了一脸冷笑。

“你刚才是不是……?你会说西班牙语!”Root对Shaw怒目而视。

“¡Un poco!”Shaw消遣似的笑道,然后转身将注意力放回Sophia身上,”La próxima vez que necesites dinero, intenta buscar un trabajo.”

{一点点} {下次你需要钱时,试试找个工作。}

“Por supuesto. Anota mi teléfono y llámame sí encuentrasalguno”她眨了眨眼, “ο si solo necesitas compañía”

{没问题,记下我的号码,如果你有一份工作请给我打电话,或者,你需要一点陪伴时也可以打过来。}

现在轮到Root翻白眼了,无缘参演这场正喜剧,她朝最近的咖啡馆走去——当然是在视野之内——留下两个女人排队等票。

交谈仍在进行,尽管她不懂她们在说什么,但能听见Shaw说西班牙语已经足够。

«Sofía, estás muy buena y no dudo que nosdivirtiéramos ¡mucho! Pero no puedo...»

{Sophia, 你确实很性感,我也不怀疑我们会得到很多乐趣,但是我不能……}

Sophia戏谑的笑容即刻消失无踪,这很有可能是她第一次被人拒绝,但当Shaw瞥向漠不关心地喝着咖啡的Root时,她明白了。

“Ya veo. Pensé que los sentimientos no son mutuos. Supongo que meequivoqué”

{我知道了。我以为你们之间的感觉并非两厢情愿,看来是我错了。}

«No sé nada de esos»

{我不了解那些。}

«Creo que ella es muy consciente de sussentimientos, dada la mirada maliciosa que recibía, pero tú…» 她嘲讽道, «tú nopareces ser la clase para relación»

{我确信她很清楚自己的感觉,从她看我时恶狠狠的眼神就能知道,但是你……}

{你看起来不像是会谈感情的人。}

«No soy...»

{我不是……}

«¿Pero?»

{但是?}

 

«Pero, supongo que merece un intento»

{但是,我觉得她值得一试。}

 

«Estoy seguro de que merezca»

{我相信确实如此}

 

她的脸上写满了失望,但双唇仍然弯出了一个微笑,她倾身靠近,在Shaw的面颊留下匆匆一吻。“Hasta luego”,说完后她就消失在人流中。

“¡Adiós!”Shaw的应答没有再收到回应,不过,她眼睛扫到了正凝视着她的Root,而Root立刻移开了目光。

回家的路上沉默填满了车厢;Root在思考Shaw和那个女人的对话,她本可以请求机器翻译,但她没有这么做。这事关隐私,她对自己说,尽管在内心深处她仅仅是不能承受真相。也许有这种要求也不公平,她们之间并没有什么,她们只是偶尔做爱——好吧也许最近次数多了点——而Root留了一些自己的生活用品在Shaw的公寓。不是什么大事!然而,她还是不能摆脱这种被挑衅的感觉,她在嫉妒,而最糟的是,她甚至没有权利来嫉妒。

 

至于Shaw,她还在想着那个呆在冰箱里等她的三明治。

 

一跨入公寓房门,Root就坐在沙发上打开了她的手提电脑,这是唯一一个能转移她注意力的东西,而Shaw呢……好吧,Shaw跑向了冰箱。

Shaw没花多久就吞掉了那个超大号三明治——也许第二个也被吃掉了——吃完后她才发现,自离开机场后,Root还没有说过一个字。Root没有说过一个字!

“Hey.”Shaw对着Root后背说道,或事实上她是想说,鉴于此刻她嘴巴还在忙着嚼一块甜甜圈,在冰箱里被遗忘已久的它刚刚才被Shaw发现。

一开始,Root看起来像是什么都没听见,她只是敲着键盘,直到她突然发声:“所以说,她找你要了电话……”

Shaw咽下食物,“什么?”

Root没有转身,她的眼睛还盯着电脑屏幕,却不清楚自己到底在看什么,“我不会说西班牙语,不过我很确定我能懂‘电话’和‘陪伴’两个词。”

Shaw扔掉了包装袋,倚着厨房餐台,回应道:“对,她要了。”

也许Root正在努力阻止话语溜出舌尖,但事实证明,面对Shaw时,这只是又一次徒劳无功,“你和她说了什么?”

Shaw想了一会儿,有了答案后从后面靠近Root,直到下巴枕在Root肩膀上,她轻声道:“我说她很性感……”

然后她便带着明朗的笑容消失在卧室,留下震惊的Root坐于沙发。

Root坐了一会,直愣愣地盯着早已是睡眠模式的电脑屏幕,直到耳机里一个熟悉的声音将她拽回清明。

 

‘Sophia, 你可以放手了’

‘一点点’

‘下次你需要钱时,试试找个工作’

‘…’

 

直到一声‘再见’结束了播放,Root发现自己笑了。

不再需要某一天[3]。就是今天。她怎么没早点看穿呢?!

 

“能再放一遍吗?”她好似自言自语,但是机器在那里,永远在那里倾听,永远愿意提供帮助。于是机器重放了翻译,而Root记下了每一个字眼。听见Shaw仅仅是为了她,拒绝了一个火辣得冒烟的拉丁美女——因为她值得一试——这就是她想要的所有谈话[4]。

 

第五遍循环结束时,她站起来走进卧室,惊讶地发现Shaw还醒着,躺在床上穿着一件橘色的大号T恤,上面印着‘所有人都爱拉丁姑娘’,脸上得意的笑容好似激将。

于是她应激行动。

她只花了一秒就爬上了床骑在Shaw身上,目光交汇,她的卷发扫过Shaw的面颊,她弯腰靠近,直到二人双唇相距咫尺。

“那么……西班牙语!”Root得意笑道。

“是啊。”Shaw微微抬头,径直索吻,而Root立马撤回。

“那挺性感的。”她们交换了一个迷人的眼神,双唇终于相触。

不过也只有短短一会儿,Root中断了这个吻,接着说道:“你能跟我多说点么?”

Shaw摆出自己能做到的最严肃表情,仿佛在认真考虑,直到Root看见了她所熟悉的神情,浮上嘴角的一抹可疑笑容,眼里蹿烧的一团危险火苗。

她叹息着靠近Root,顺从了她的心意。Root的秀发现在全面覆住了Shaw的脸颊,温热的气息轻抚着她的耳朵。几秒钟过去了,然后她听见了一声低语,那比以往更加低沉,更加撩人。

“Quiero lamerte hasta que te vengas en mi boca mil veces”

{我想要舔你直到你在我嘴里高潮一千次。}

 

Root抬起了头,看见Shaw深如黑夜的眼眸,放大的瞳孔倒影出了纯粹的欲望。

“那是什么意思?”好奇与挑逗是最清晰的音色。

然而,Shaw并没有回答,她抓住了Root的胳膊,一瞬间转天地转向,她到了Root上方。

她俯视下方,那张脸面色潮红,已经准备好了要承受她给予的一切。Root总是带着欣赏之情接受Shaw极少数的给予。所以现在又一次,Root耐心地等待,她对等待毫不介意,感觉到Shaw的身体贴合过来,已经足够让她缓慢痛苦地迎来高潮。但最终她总会到的……

这一次却没有让她等太久,在她感受到Shaw滑过来的这一刻,Shaw的脸距离她身下核心已经不过寸余。

接近之前她抬眼对Root笑了笑,答到:“让我给你演示。”

于是她给她演示了一番。

这可是相当精准的翻译。

 

Fin.

————————

[1]Cyclops:希腊神话里的独眼巨人

[2] ir ahora:一边去

[3] It wasn't someday anymore:411里模拟场景Root问Shaw什么时候可以谈谈她们之间的事时Shaw答someday。

[4] the Talk:情景同上,Shaw说I don't  want this talk right now。

04 May 2015
 
评论(26)
 
热度(384)
  1. 子非鱼 转载了此文字
© 子非鱼 | Powered by LOFTER